白明:

在一起的日子

 

 

 

 

 

 

    我与苏珊Susan Peterson的第一次见面是1999年的夏天,73岁的她到中国来进行陶艺考察和旅游,经朋友引见我与她在黄河饭店见了面。苏珊作为美国第一代的现代陶艺教育家在美国乃至全世界声名远扬,她是美国五所大学陶艺专业的创始人之一,许多陶艺教材和陶艺史方面的著作、画集及关于印第安人的制陶技艺等多方面的书均出自于苏珊之手,她的著作被译成多种文字在世界发行。同时她也是一名出色的陶艺家,是宾田庄司和李基的好朋友,她与彼特·沃克斯、约翰·梅森等人共同参与和发展了美国的现代陶艺事业,因其多方面的特殊贡献,她荣获了美国诸多的荣誉和奖赏。

   此次会面,我陪伴她及她的儿子(一个小有名气的建筑师)去看了长城和京剧,她不停地说“中国真是太神奇,太美丽了”  在两天的时间里,她更多的是与我聊了有关中国现代陶艺的一些情况,而正值那时我的掘作《世界现代陶艺概览》和《世界现代陶艺·中国卷》、《世界现代陶艺·外国卷》己出版发行,我送了几本给她,她非常感兴趣,因为在此之前,她对中国的陶艺作品知之甚少,同时她又在着手撰写一本新的有关世界当代陶艺的大型画集,并想第一次收入中国陶艺家的作品,所以她很认真地提出要我抽出两个小时就她的出书情况与我交流意见。我当然照办并认真为她提供了一个中国陶艺的十人名单。而这些基本上均在她的这本由英国出版的《世界当代陶艺》的画集中收录(该书2000年己出版)

    今年的元月十日,我应美国费城陶艺中心的邀请,前往该地进行创作交流,并举办展览。而在我末去美国之前,她即向我发出邀请,要我去她所在的城市亚历桑那州凤凰城的两所大学讲学。我与苏珊的第二次见面,是三月初在北卡罗来那的美国陶瓷教育年会NCECA上,她是应英国著名的出版公司的邀请,来此地签名售书并为她的新书《神奇的釉色》首发式作宣传的(此书中介绍了三十六位世界各地的陶艺家,我是中国唯一入选者 如果有人见到她在签名时的盛况场面,绝对不会相信,这样一位朴实谦和、个头不高、胖胖的美国老太太竟然在美国有如此众多的追随者和巨大的影响力。

    次日,她特邀我与美籍华人,  《陶艺家通讯》主编许以琪先生在我们下榻的饭店餐厅会面,专门讨论她对我此次去凤凰城讲学的具体安排和活动,其细致周到让我深受感动。

    四月十日,我结束了在费城的工作而开始了前往美国东西两岸五所大学讲学的旅程。我乘座的由堪萨斯飞往凤凰城的班机晚了近两小时,我非常担心,苏珊派来接我的人是否还在机场(我不认为苏珊会亲自来接我当我走出飞机时,苏珊就迎上来与我拥抱“亲爱的白明,你好吗”?其情景让我有久别回家的感觉。她对这里的机场一点也不熟悉,为取行李竟然走错了不少地方,小费周折后才座上了她开的新奔驰越野车,穿过漂亮的凤凰城中心,一路畅通地来到位于城市郊区小山坡上的她的别墅和工作室,路上用了近两个小时。她的别墅非常大,也非常的具有艺术氛围,时常会让人怀疑是否在艺术博物馆。她有独立的工作问,书房和三个大卧室,非常大的客厅全是落地窗,一眼望去,山景和远方的城市尽收眼底,热带的西部景象就象是我们见过的美国西部电影,高大的仙人掌有二、三层楼高,各种我叫不出名的热带耐旱植物使这个绵延相连起伏不大的山岭更显气派和壮观,裸露的岩石千姿百态,让人感受到其内在的强悍和热情。强烈的阳光毫无遮掩地倾泄在这块土地上,使一切都显得筒单和直接。穿过餐厅来到庭院中,庭院中央有一个巨大的游泳池,碧蓝的水,在四月份的天气里对人也极有诱惑力。周边是种植的各种植物,通过游泳池的边道可由阶梯而达到别墅的屋顶,上面放了五、六个白色的休闲椅,为这个空旷的房顶增加了许多人情味。

    在她的客厅里,最让我吃惊的是她的多宝格里竟然存放着几十件宾田庄司的作品,要知道,世界新工艺运动的倡导者就是李基和宾田庄司,早已仙逝的宾田庄司的作品在任何博物馆都是属于珍藏品,普通的陶艺爱好者只能是隔着玻璃去观赏,而我却可以触摸这些作品。他还特意拿出她认为最好的茶叶让我品尝,用的就是宾田庄司的杯子。

    在别墅大门的正前方,有一个独立的占地约100平方米的陶艺工作室,工作室中有各种制陶设备和泥料、釉药等,可同时供5~6人在此创作,两个窑具在工作室外面。工作室里有一个约20平方米的展厅,里面全是苏珊做的作品,丰富多采。

    第二天她为我的到来举行了一个不小的欢迎宴会,应邀而来的朋友有凤凰城的诸多知名陶艺家,梅萨学院的几位教授,还有远道而来的加拿大的陶艺家。接下来的几天她不辞劳苦的开车陪我去看雄伟的大峡谷和印地安保护区,充当免费导游。我深知这些天的旅游对她这样年龄的老人意味着什么。回到她家后,她还为我查找了我需要的世界各地的陶艺家的地址和电话,为我的新书《外国当代陶艺》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每天早上她都是早起为我做好早餐,而平时的午餐和晚餐则基本上在附近并不太远的唯一一家中餐馆吃,这家餐馆是台湾人开的,苏珊已成为这家饭店老板的朋友,每次我们去,这个老板都会送我们一份小菜或点心。

    由于我的讲学还有几天的时间,而她却受邀要来中国淄博参加国际陶艺节,她特地为我安排了以后这些天的吃住,当她认为这些都没有问题时,才匆忙地收拾行李,前往她喜欢的中国。分别时,我与苏珊相互拥抱,她祝我一切都好,并为不能亲自听我的公开演讲而表示遗憾,而我则祝她的中国之行健康快乐,并由衷地感谢她为我在凤凰城所做的一切。

    苏珊的影响不仅来源她的杰出贡献,更源自于她善良的品性和人格魅力。现在我需要做的除了艺术创作和陶艺教学外,我自愿地做了一些陶艺推广和社会公益活动,因为这样做有时比自己单纯地做好一、二件作品更有意义,这就是苏珊身体力行并倡导的公益观对我的影响,因为我获得了别人给予我太多的帮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