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工艺

主页
上一层
漫画陶艺
对话录
柴烧陶艺
柴烧之本
陶艺的语言
创作理念
手工艺
瓷的精神

手工艺,创新和机器生产

[美国]鲁迪梅尔

   我们的手可以说有它们自己的生命,它们能不依赖人的意志学习。人却能藉手向世界传达他的意志。我们的手能学但不靠语言及象征模式,却靠动作。手只能靠做才能学到,总是自学的。这种身体学问我们一般称为“手艺”。“手艺”这名词很难界定,  一般说来是一种学来的能力,能成功地完成某项任务。手艺不同于才分,也不同于认知。只能从演示里实习而得。手艺的品格是与权威、表现主义等格格不入的。

    我们再来看看被意外或机会发生的事情。但什么是意外,简单说是不同的事件交叉而造成新的,不可预料的事件。在做陶的过程中都会遭遇意外,这也成为创造过程的一部分。利用意外效果进行创造就是运用手艺过程的结果及品质。我们常说“可喜的意外”,  在创造过程里,“可喜的意外”常被善加利用。简括的说意外在手艺可及的范围里就是机会。

    现在我要你们思考一下机器、机器生产同技术。“技术”像是手艺的研究,也是用来描述机器的。但是矛盾在没有所谓的好手艺的机器。在机器生产里,容不了机会。当意外发生时机器会停止,甚至造成灾祸。在这里,意外不被看成机会,也不如此期望。从人文立场想想所谓的工业革命,是要在工业系统里把工人的手艺拿掉, 如此,这系统永远可以预测。成事应有的基于手艺,理想,才分,直觉的创新就在系统里被扼杀了。我们不再靠工具,手艺,  我们成了管理机器的人,  我们不再创造过程只是控制它。创造过程需要人的判断,经验,以及不断地熟悉手艺,而机器重复自己千万次,意外被扔得远远的。

     有时机器需要重调,重编程序,翻新等等,问题在怎么做法?怎么把新想法加进去?谁能展示所需要的手艺,指出可喜的交叉同意外?通常是请所谓的设计师来出主意。这位设计师必须同懂得机器的人沟通,再拿出方案来。有人称此为“制作要求的肯定”,但相对的就有“制作要求的风险”,这就是手艺工人的质量了。那问题是在每一个机器系统环节里,。如何保证手艺能延续,能加入机会,意外而得到创新与改进。我个人认为是可能的,只要手艺还在。我个人在这方面的信心更因为我在中国所见的而增强。我在这里看到意外可以成为机会。

    最后,我以一个叫“生产线”的小故事作为这篇讲话的结束:有一位叫温沙浦的美国商人来到一个墨西哥的小镇上,看到一位手艺人在卖制作很精美的篮子,只要几分钱一个。美国商人买了篮子带回美国给他的朋友看。朋友愿意出1.75元买,而且有多少要多少。美国商人赶回墨西哥,找到这位手艺人想要买大批量的。手艺人说办不到,美国商人不理解为什么他不肯卖。手艺人说了下面一段话:

   “你看,我是按我自己的意思编织这些篮子,里面有我的歌,也编进我的灵魂。我要是做很多,就不会有我的灵魂,也没有我的歌。那样每个篮子都是一样的了,这样就会慢慢嚼蚀我的心。我每天早晨当太阳出来,小鸟开始偶语时要听到新的歌,看蝴蝶飞来停在我的篮子上。这也是为什么蝴蝶会停下来,也是为什么我为他们做篮子。”

 

艺术总监:白明       网站总编:柳慧

版权所有,不得将本站图片用于商业目的
赣ICP备05003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