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画陶艺

主页
上一层
漫画陶艺
对话录
柴烧陶艺
柴烧之本
陶艺的语言
创作理念
手工艺
瓷的精神

漫画陶艺

许江

()

   陶,大约是人类最为题远古老的创造之一。今天,当我们手捧粘土泥坯的时候,颇仿佛一粒砂砾之于崇山峻岭一般,历史隽远悠长,天际也还远无尽头。

  在我们幼年之时,都曾有过玩泥巴的大欢喜,那种凉飕飕、滑溜溜的感觉,从指甲缝中一直渗入心田,伴和看孩提稚嫩而又赢顽的满足。人,从根性上说,是眷恋着泥土,眷恋着大地的。陶的创作恰是人类诀别茹毛饮血的蒙昧时代的运生之物,同时,也承载了人类对大地的那种无尽的眷怀。

  陶又是在火中冶炼而成。火,这一照亮人类智慧的光芒,同样熔铸了土的形象。它把柔软的粘泥,烧结成坚固的陶器,进而开创了陶这一人力改造自然物的始点。在火的母腹之中,不同的烧造工艺,锻造了神秘的“胎变”,使陶艺术具有历久常新、生生不息的魅力。

 “CHINA”,词源众说不一。有说源自陶瓷在世人中的深刻印象,有说与中国茶的出口有关。无论如何,茶与陶瓷构成了中华民族生存特点的内在的因缘性,这个神圣同盟最为精髓的神意就凝定在一部中国陶瓷历史之中。烧结成中华文化史诗中最为辉煌的篇章。也正由于此,中国现代陶艺——以陶的材料与工艺来面对时代和生命的创造性的艺术,要想继承这丰厚的文化传统而又摆脱这个辉煌的影子,以独立的身份进人中国现代艺术,却经历了一个艰难而沉缓的历途。

()

      10年前,陶艺家孙人曾经给我看过一张寄自德国的材料,在那上面记录了那个德国颇具名气的陶艺展历届展览的主题。我发现,在历届的主题中每隔一届都是那种呈现开拓性和试验性的主题,在这些展览中,陶艺几乎变成特定形式的雕塑展。而另外的一半则都回归到硅酸盐、盐釉这样一类传统的主题里去。很明显,主办者已经意识到陶艺的无限开拓所带来的危险性,为了避免异化的可能,他们明智地采取了“风筝不断线”的策略。

   当陶在体构庞大的艺术族群中被忽视,宛如古典的文字学韵声学一般,被拘于文人骚客、藏家票友的掌股之中的时候,我们呼唤着陶走进我们的生活、我们的时代、我们真诚创造的视野。 当陶在这种以迅疾速度汰旧换新的年代中被无端地消耗着,一面冲出了传统 陶艺的围城,一面却又消逝在了大雕塑那无边的莽原中时候,我们也警觉着留住陶艺那磨练的功夫、那烧造的特性、那土与火熔铸在人们精神深处的温厚与亲和。

   很明显,陶艺是在材料、形态、工艺的继承与开拓的独特空间中创造,是属于“戴着镣拷舞蹈”的一类。在人的创造力似乎无所不及的今天,陶艺显然是一种费力不讨好的活动。人们已经习惯了视觉上不断的冲击,越来越难以体察在静默中品味陶的特性的乐趣。然而恰又在这里陶艺术家们却表现了另一番不索的况味,他们通过保持传统悠远的血脉,来保存人与自然最深厚的联系。那种细微的体察,一方面维系着传统文化的精微之处,一方面全方位地向当代文化展开。那深厚而邈远的炼泥、炼火的功夫。正磨礪着生命的精魂,催生着以陶为文化出发点、面向人性深处的批判和创造的力量。

 ()

     这里参展的二十几位艺术家,正是在这样的基点上,又一次走到一起。他们是近年来活跃在国内陶艺创作领域中的作者,事实上他们都很年轻,大多数是在20世纪的90年代,借助当代艺术活跃的气象,肩负陶艺的当代变革的文化命题,涉人中国当代艺术创造的情境。他们一方面在东西文化的碰撞之中,充分地利用陶的文化资源。来把握自身现代嬗变的实验性命题。另一方面深入日常生活的界域之中,吸引鲜活而细微的文化感觉,将陶从文化的符号变成文化的本身,并由此来塑造一种转型期的现代性话语。他们深深知道,自己正站在当代艺术创造的道途之上,烧铸中国陶艺术的一个时代的里程碑。

    青年艺术家井士剑有一件作品题为《依靠》,塑着两位裸汉横跨在一匹野狼的身上,那狼高昂着头,带着惊讶、警觉和自然野性的力度,具有一种寓言式的精神含量。不知为何,站在这件陶塑面前,以及后来每每念及,我便不由地想到这些在转盘边、炉火旁坚强守望并追寻着生命的创造的陶艺家们。不能说这份联想中有着明确的对应,但他们那种勃勃的生机、置身于炽热追索的当下姿态、依靠着传统同时又承负着传统之重的独特境域,的确引发着某种联想的机缘,构成中国当代艺术情境中最新也是最生动的寓言。

    至于作品,还是听听他们自己的介绍。

 

艺术总监:白明       网站总编:柳慧

版权所有,不得将本站图片用于商业目的
赣ICP备05003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