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子”一一男性沥器,其源未考,盛于六朝。其後历代均有制作,以陶、瓷器为多,或为使用,或为玩赏。常见型制多为圆壶形和兽形,也有方形或其他造型,装饰手法丰富多样。而十分有趣的是,因使用功能的需要由壶体、颈口、提梁、所构成的基本形态,无论做何变化,都状似卧兽。人类自古崇慕猛兽之雄威,或许威猛“虎子”即因之而得名。

  “虎子”本非高雅之物,因在碗、盏、盆、钵、睡壶、水盂等日用器具和“事死如生”的葬明器中,唯此一具为男性专属。从而使其添了一份莫明的神秘感。又因人类在繁衍生息、顽强图存的历程中所形成的“男性崇拜”习俗,意味深长地赋予它一种“生命本源”的意象。从而又使其寓有一种寄托著民情民意、充满生命激情的深刻而特殊的文化内涵。以致今人对其仍然兴趣不减。从人们谈及“虎子”的诡秘神情和异而崇的心态。可以深切地感受到,寄于“虎子”之中的那种向往盈盛兴旺、幸福美满的民俗风情和对生生不息、渴求生命永恒的企盼与追求。

  人类的意识在漫长的历史演进中,对生命的认识与阐释,虽然已经非常精微、科学。然而,现代科技突飞猛进的极度兴奋,结人类带来的却是全新的困惑和忧虑。而华夏民族“天人合”的古老哲思一对宇宙天地,万事万物早已成熟的观念形态,却从另一层面,更为深刻、更为深远、更为本质地揭示著客观世界和人类自身的奥秘与困惑。从而逐渐显现出似是玄奥的古老哲学对生命本质和生命意义的理解与阐释的客观真实性。由此人们对几乎被淡忘的“玄奥哲学”又重新给予关注与思考。“虎子”是在一种深厚的文化背景下,以独特的艺术形式而出现的文化现象。虽然在浩瀚的民俗文化中,它仅是一个单一的艺术样式。然而,却最为质朴、最为自然地以亳不隐讳的艺术形式,赤裸裸地反映了民俗文化的深层内涵。同时以生动而极富情趣的表现手法,充份满足了人们超越实用性的审美需求。随著生活方式的变化。“虎子”这一早已失去自身实际功用的古老器物,因其深切反映的是社会群体的共同愿望;更多地保留了中国传统文化的母体特质;承载了普通民众素朴的情感意绪,从而具有了极高的审美价值和文化价值而终归于雅正。

  此次“虎子展”即是藉艺术形式的探索对优秀的中国传统文化逐步进入,继而深入学习与研究,以图新解的一次有益尝试。

沛雪立

  (简慕善译)

 


 

 

艺术总监:白明       网站总编:柳慧

版权所有,不得将本站图片用于商业目的
赣ICP备05003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