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与突破--中国现代陶艺状态  Extendedness and Breakthrough Chinese Contemporary Ceramics

中国陶艺网


《太空计划No.4》陶58×52×90cm  烧成:氧化焰1200  2001

    在中青年陶艺家中,吕品昌的现代陶艺创作和参与活动的时间较早。初期他的陶艺创作基于文化历史视野的再认识和再创造。力图在陶艺语言中体现民族文化的意趣,在创新与传统、艺术与文化相互联系的前提下把握艺术的自律性。在这一时期,吕品昌非常注重肌理,尝试用气泡、斑点、扭曲、塌陷等各种肌理展示作品的各种可能性。他觉得在自己的作品中,“缺乏足够的意蕴上时暗示和约束以致丰富的陶艺形式因素未能充分转化成具有特定形式意味的艺术语言”。但同时他也意识到,“纯化艺术语言并不是那种一味的削弱和谈化精神内涵的所谓纯形式的追求,而是努力地将人生过程中生发的朴素精神感受诉诸纯形式的精神表达,从而转向纯化陶艺语言的探索”。①1994年他创作了《中国写意》系列,从陶艺的制作特性中发掘中国传统艺术的灵性与美、把中国画的写意语言用泥性表达出来,不仅让泥的质感得到充分表现,而且泥的自然形态与中国传统文人的飘逸洒脱也浑然一体。作品借用了中国大写意人物画的用笔手法。除人物的脸、手具象外,衣服、身体都用大块泥版、泥片随意堆砌而成,衣纹十分放任。而《石窟》系列作品来源于石窟文化的灵感,在整块陶泥之上塑造洞窟、佛像,流露出大漠、风化和空茫的凄迷之关。《石窟》系列的发展。可能更多地偏重陶艺语言形式的探索。在形体形态处理上,他注重在内外空间的穿插流动,留给观众以想象的空间;在表面肌理效果的把握上,最大可能地保持或流露泥痕火迹,以一种富有沧桑感、深邃感的抽象空间形式,表达他在现代文明条件下对中国传统文化的那种既神往又困惑、既温馨又苦涩、既亲近又幽远的复杂情感体验。

《太空计划No.6》陶 金属180×80×70cm  烧成:还原焰1260  2003

       199410月,《吕品昌陶艺·雕塑展》在中国美术馆展出。随着展览的影响,吕品昌也从景德镇调入中央美术学院并主持陶艺工作室,其创作也进入了第二阶段。他把陶瓷材料媒介纳入现代雕塑创作语汇中,与当代文化产生联系。在更大范围和空间里扩展陶瓷的表现性,在雕塑与陶艺之间寻找一个结合点,以期突破固有的存在状态,真正进入当代艺术创作队伍。如《混沌的失却》,这件体积达5× 4米的作品是由多个部分组合而成,采用了陶、瓷、钢焊接等多种材料,从造型到制作手法都有装置雕塑的痕迹。但作品一旦完成,却体现了一种腐朽性的构思。作品的布展方式暗示着一种宇宙的结构,亦即人类的存在空间,人类在这个空间中正由灵性的人开化为机械的人,人类的空间“不过是个生态失衡,危机四起的异化囚笼”。他是以陶艺和雕塑的基本语言和材料。以纯艺术的语言为出发点,而进入了当代文化的主题创作。

中国陶艺网

欢迎自2000/8/1日的第位客人光临

艺术总监:白明       编辑:柳慧

版权所有,不得将本站图片用于商业目的
本网站建议使用IE4.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800*600显示模式浏览
赣ICP备05003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