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与突破--中国现代陶艺状态  Extendedness and Breakthrough Chinese Contemporary Ceramics

中国陶艺网

    毕业于景德镇陶瓷学院的沛雪立,在现代陶艺创作中经历了长时间的思考、沉淀过程。他的作品大都采用江西极为普通的红粘土,在成型过程中,工具及手对粘土的施压瞬间所形成的特殊美感总是被他有效地保留下来,并成为他作品的语言主体。沉稳的土红色及多铁质的外表为作品注入了坚硬和温暖,作品语言单纯,符号明确。

    沛雪立在创作中善于思考,他的作品随意而又有着强烈的理性,这从《秩序之城》、《热土》到《幸者》、《柱窗柱》中可以清晰地看出来。这批作品并无高超的技巧和复杂的烧成工艺。材质和泥料也极为普通,但却分明传达着一种只属于粘土和燃烧特有的美感,质朴、温暖、亲切,且极富浸透力。相比之下,我更为欣赏他最近的《柱窗柱》系列,作品表面微妙的起伏,洞穴和空透效果的控制,几根不易察觉的线条及边缘的处理,色泽的变化等,既随意又讲究。作品上方的几个方孔是最为精彩的地方,其泥性的表现力和美感让人心动。这是只属于陶艺的语言,是别类艺术所无法替代的,它让观者能从已烧结的作品中体会到作者创作过程中对粘土感知时的快感和激情。


《作品5》瓷26×16×6cm  烧成:1300 2003

    沛雪立在参加广东美术馆的“演绎泥性”作品展时。原广州美术学院院长、雕塑家梁明诚对他的这种以极薄的泥板塑造成型的作品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参展的《热土》、《熟土》表现出了对自然物象、物质的亲和情感,和对商业化机械复制图像的远离逃避,似乎有意唤起人们关于时间本质与生命本质的哲理思考。在广东美术馆展览获得成功之后,沛雪立继续保持了良好的创作心态,用类似的符号语言完成了一系列作品,并在他2000年调入苏州工艺美术学校之后的首次个人作品展中展出了这些作品。

   对于泥性。沛雪立有着强烈的感受:“泥性可谓风情万种,其状态的呈现或粗犷、奔放,或精细入微。甚是丰富。用锋利的金属刀具切割,用精细的钢丝线刻或将其局部撕裂,或将裂口用手心捧护……其万千细腻的变化与人们心性及情感的变化同样丰富。器械与手作用于泥的过程与感受是令人痴迷的,这纯粹是一种与泥的‘私情’与对话。当然更多的是一种自言自语,通过自语来倾诉内心的渴望。而人们最关注的‘最终形态’在某种意义上则是随机而成的而并没有一个明确的预计目标和意义确定。或许这就是近百年来现代艺术所想要探寻、追求与倡导的‘艺术真谛’。艺术从来就是人的灵性的挥发和心智的创造。虽然在艺术发展过程中,粗俗孕育了优雅,纯真与优雅也衍生了虚伪、功利与装腔作势。然而,艺术就是艺术,她是一种纯粹、纯真与沉静;她需要思考和研究,更需要快乐和冲动。因此,我把这些在激情与愉悦中探索与尝试的作品称为‘泥的畅想’。

《作品一4》瓷26×10×8cm  烧成:1300 2003

中国陶艺网

欢迎自2000/8/1日的第位客人光临

艺术总监:白明       编辑:柳慧

版权所有,不得将本站图片用于商业目的
本网站建议使用IE4.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800*600显示模式浏览
赣ICP备05003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