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伸与突破--中国现代陶艺状态  Extendedness and Breakthrough Chinese Contemporary Ceramics

中国陶艺网

      1989年左正尧打算在中国美术馆举行一个综合性的材料艺术展。展览涉及架上绘画、金属媒材、纸材和陶艺。

    为了此次展览,左正尧首次涉足陶艺并制作了一批陶艺作品,包括《家谱系列》、《家规系列》等。此次展览最后确定在广州雕塑院举行。展览引入装置艺术的手法和观念,打破了传统的布展格局,也许正是他以现代艺术的思路涉足于陶艺领域。反而使其在创作手法和理念上不太容易受到传统束缚。这批作品采用了钻孔、对接、拉坯改装等手法。在坯件十进行即兴制作。对于这批陶艺作品,郎绍君看后评价说:“这批红陶作品的随意性与朴素性,有别于近几年的某些追求神秘效果的现代陶艺。我不大喜欢那种故作玄虚状的东西,因为做出来的神秘不是真神秘,现代人不可能真正返回原始时代,不可能真正获得原始宗教情感。原始艺术对现代人的魅力,在于它们的质朴、粗犷和新手的和谐性可以弥补现代心灵的渴求。我们面对金属文明、电子文明。五光十色的新材料层出不穷,金属和玻璃的闪光神奇高贵而令人难以接近,使人远离了泥土的亲切和芳香。人都有一种深深的泥土情结,只有这种情结才能唤起他们对大地母亲的挚爱。现代人重新喜爱质朴的陶艺,根源于此。因而,陶艺的单纯、质朴、亲切,比故作艰深、玄溟和怪异更可珍视。”


《流水帐》陶68×28×16cm/件  烧成:1230 1999

    从90年代开始,左正尧陶艺作品渐渐趋向装置性。1997年之后,他的《走过一圈才知道》、《衣、食、住、行》以及后来的《流水帐》、《骨牌》和《重新解模》等系列都明显带有装置性,将社会与生活的思考糅入了对作品的创作中。

    从初期作品《瓦》系列对人的居住方式与文化的思考,《扁月亮》系列将人的情感与自然环境的相互影响的统一,和《走过一圈才知道》及《衣、食、住、行》关注到人生的意义和社会价值。“左正尧的作品体现了对文明史的浪漫联想,他通过生命的裂变暗示了生命的生生不息,如果与他的《衣、食、住、行》联系起来看,则是对一种特定文化的演进过程的反思。”①“左正尧是在平淡人生的衣、食、住、行中发现了闪光的东西,在微不足道的琐碎生活中发现了可以浓墨重彩的内容。②而《流水帐》则是对日常生活中方方面面的帐单的人与票据的记载进行思考,将一段时间内的社会发展与个人的生存状态用中国传统的记帐形式加以表现,将特定的社会现象提升到了艺术作品的创作中。这些作品的第一部分直接将票据实物、证件等贴在美国牛皮纸上,装订成册,将这些生活化的实物收集整理,给人以视觉上的冲击。在展览会上,观众反映相当热烈。在意见本中,有观众写道:“许多平凡的东西。放在一起就成了不平凡,看起来虽然是‘不过如此’,但并非人人可以想到,我为中国艺术家创作思维的突破而感到震撼。”


《禾禾伍》陶49×20×4cm/件  烧成:1230  2002

中国陶艺网

欢迎自2000/8/1日的第位客人光临

艺术总监:白明       编辑:柳慧

版权所有,不得将本站图片用于商业目的
本网站建议使用IE4.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800*600显示模式浏览
赣ICP备05003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