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陶艺网

      20世纪80年代中期,中国艺术界“狂飚突进”的风气刮到了景德镇、佛山、宜兴等陶瓷产区。这些地区历史积淀深厚,在传统的重压下,陶艺家们即使有所创新,也只不过是在装饰纹样上的改变,或是形态上的打散重组与互相叠加。如在江苏宜兴,紫砂陶艺特别是紫砂壶艺不断完善,其造型语言和实用功能在人们心目中已形成了一种标志性符号,现代艺术的思潮很难对它产生影响。

   与此同时,社会的需求则在悄悄地,并且是迅速地发生着变化。传统工艺停滞不前,陶瓷产品在国内古场上大量滞销。两对这一现实,陶瓷产区的变革终于开始出现,其中主要包括景德镇“现代民间青花热潮”、仿古瓷的兴旺、佛山“现代陶艺”的兴起,以及宜兴紫砂壶的变革。这些变革,也成为中国现代陶艺的一部分。

景德镇

    景德镇民间青花继承唐代长沙窑、铜关窑釉下彩的优秀传统,并吸收来代磁州窑以及吉州窑的艺术特点,从元、明、清至今逐步发展。景德镇的现代民间青花吸收了传统民间青花形式技法中的抽象理念、写意画风和符号性艺术语言,在创作过程中不拘泥于任仍具体形式,而是充分表达了陶艺家的意念、情感与个性,陶艺家的自我意识得以充分的渲染。

    追溯起来,景德镇“现代民间青花”热大约兴起于1988年,到90年代中期才渐渐沉寂。期间涌现出一批颇有创意的探索者,他们从中国画、连环画甚至各朝代的碎瓷片中发掘出各种创作素材,来进行现代陶艺创作。

    本来传统创作资源最为丰富的青孩瓷陶艺应该是中国陶艺领域最有作为的项目,是和世界陶艺相抗衡的最强有力的艺术语言。

佛山

    佛山陶艺历史悠久,是我国较早制陶产区之一。佛山石湾曾出土新石器时代陶器及汉代陶器,从窑址发掘可追塑到唐代,明代时已是中国四大陶器名镇之一,佛山陶器历来重雕塑,在人物、动物的神态特技把握上有独到之处。特别是人物塑造上,注重细致的刻画与雕琢,“衣纹繁复,线条流畅,表情传神”,人物面部多数不施釉料,使人物的表情更能依现出作者在雕塑时的手感。

    佛山陶艺以“石湾公仔”最具特色,“石湾公仔”作品多数反应民俗风气,如木匠、农夫、抽大竹筒水烟者,也有乡土气息浓厚的捕渔、打樵、耕种,读书等人物形象。从而构成了佛山陶器本土文化中的独特符号,是一种充满生活气息和民族精神的“佛山”图式。

    这种质朴的生活气息及独特图式到20世纪80年代后得到了一次快速的跨越。生活在佛山石湾的陶艺家梅文鼎、曾鹏、曾力,利用石湾优质的陶土和丰富的釉色开始现代陶艺的创作,并分别于19847月至198510月在广州、香港、北京、佛山等地连续推出“石湾现代陶器作品展” 。当时的中国艺术家们虽表现个性、表达个人情感、表现人性的欲望,但却找不到合适的表现手段,少数的先锋艺术家往往也只是对西方艺术手法的机械模仿。在这种情况下,“石湾现代陶器作品展”给陶艺界乃至当代艺术界带来了一种清新的创作理念,一种创作欲望与创作激情相结合的个性表达的清新之风。

宜兴

    传统不仅决定了紫砂壶的形式美,也决定了它与其它媒材的根本区别。它的成果是在复杂的技术进程中实现的,这个过程在某种程度上限制了艺术表现的自由。紫砂壶在规模和空间上的局限性,决定了它不可能大规模地、直观地介入当代生活。改革开放后,港台地区的紫砂壶艺藏家涌入宜兴,紫砂壶一度火爆,价位飙升至每件几十万人民币。但这只是大陆几十年封闭国门、港台收藏家因情感积蓄所产生的“寻宝”心理所致,并非真正市场成熟的体现。随着市场的成熟,紫砂壶的价格一路跌落,滞销的情况越来越严重,宜兴紫砂壶的改革也就显得越发迫切。

    紫砂壶的形式与媒材特质是它吸引观众的视觉“诱饵”  艺术家的个性表现与文化思考则隐含其后。我们知道, “壶”是一种固定的艺术样式,然而其表述的意义和表述意义的方式是有所不同的。在现代艺术观念的影响下,注重表达观念而不是以“好用”、  “适用”为第一出发点的紫砂器也在宜兴出现了。这显示了宜兴现代陶艺变革的开始。紫砂壶的变革是向当代文化的全方位展开,它脱胎于功能性的传统,这个传统斯提供的深厚的形式资源在某种意义上也决定了它的语言特征,尤其是物理特征。

    在这场变革中,陶艺家们正是深刻掌握了陶艺的特性,才得以把博大精深,历史悠久的系砂壶艺推到了现代艺术的前台。比起景德镇“现代民间青花”热潮,这场变革更为彻底。

注释

①见《景德镇陶艺》2001年第2期
②见张志安《吴鸣陶艺》台湾唐人工艺出版社1997年

中国陶艺网

欢迎自2000/8/1日的第位客人光临

艺术总监:白明       编辑:柳慧

版权所有,不得将本站图片用于商业目的
本网站建议使用IE4.0以上版本的浏览器、800*600显示模式浏览
赣ICP备05003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