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5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主页 下一页

主编寄语

 

    ★★第一期“中国陶艺家”已经与大家见面了。不论怎么说大家总的评价是不错的,象一本拿得出手的杂志。

  “万事起头难”,这话不假,仅我们陶瓷艺术委员会成立就已十几年了,可杂志第一期间世是今年的事,其步履的艰难不是一句话两句话能说得清的一一总之,这第一期第一步走得还是可以的。

   做陶艺、做陶艺事业,将陶瓷推向世界一一难吗? 难。

   做汉子,做个有事业的汉子。将陶艺事业推向世界一一难吗? 难。

   我说过一句话:什么叫男子汉,就是那个压在床腿下铮铮有神而不死的癞蛤蟆。我一生总当这种癞蛤蟆,不过我没感觉到这癞蛤蟆是丢人的事。从来就没有救世主。全靠自己救自己。目前,陶艺界有个说话的园地、有个聚会的组织,不是有了起飞的条件了吗? 况且。这个古老的、现代的、尚未开发的、可以过把瘾的事业不是还没有开始吗?

    许以祺老师一个人的能量就这么大,又出杂志又烧窑,盖了陶艺村又联络世界上的一批又一批的专家一一为了什么?我们应该深思。我不相信中国有那么多人,这么大的地方。这么丰富多彩的窑,这么几千年的传统就出不来几个、几十个、上百个的许以祺!

    我深知,我们执著地为了陶艺事业而穷得当当响的陶艺家们,这些人是疯子、“傻子”,没有钱、没有朋友、没有支持的人,妻子离他而去。一天就一碗面条一一,这些人就是汉子,就是另一个许以祺,只是他们没有条件、没有实力。

    我不是陶艺家,只是个爱好者,使劲的、助阵的啦啦队员而己。我多么希望我们陶艺家们的队伍壮大,事业有成,醉人的活动一个接着一个一一这要求我们陶艺界的朋友别等着吃救济粮,我们的起点已经很低了,靠別人救济是不现实的。我吃过残羹剩饭,不过它长了我一辈子的志气。

    咱们是不是应该有个君子约定:就是不吃救济粮!冷静地想一想,学位有你的吗?坐在主席台晃头晃脑有你的吗?让你仁五仁六地排位子你能排到第几?一一咱们应该现实,在这转型时期的中国,在这将要腾飞的二十一世纪,在这个法制尚未健全的时期,什么残渣馀孽都会上台舞上几下,能混个委员、主任、主席、会长就当仁不让,就象穿鞋一样,管它是多少码的,穿上就行。

    我罗里八嗦说上这些心里话请大家深思。

    我们必须另辟蹊径,抛开世俗,走到令你陶醉的艺术世界里。

    2006年又到了两年一次的全国陶艺工作会议和全国陶艺大展的时候,希望朋友们事业辉煌,并积极投入准备上三级火箭,我就是那个点火的人。等到火箭进入轨道,那时的陶艺号想下来也是难的!

   一句话,多写稿,多联系,支持她一一“中国陶艺家”

韩美林

 

主页 下一页

中 国  陶  艺  家  

2005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中国陶艺》网站 编辑整理

艺术总监:白明       编辑: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