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5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远离常态—— 陶艺杂记  刘正
 
 

一、远离常态

  有记者问:你的惊蛰系列,有力度、有深度,但是不像陶艺作品。我答之:若此,可以不视之为陶艺作品。记者愕然,又曰:如此,陶艺的意义何在焉。答曰:陶之为艺,艺术价值是其根本。一件作品,能在精神上给人触动与享受。即已足够了,是否为陶艺、油画,或雕塑,又有什么意义呢。况且,对任何一种事物、载体的认识,也是在发展之中的。究竟何谓陶艺,标准若何,亦在争论之中。以我个人的认识来说,我之所以将之参加陶艺展览,是因为我用的是陶材,经过火烧,如此,我以为便具备了陶瓷的基本属性。至于样貌是否为大家熟见,我不关心。凭心而论,我以为越远离常态,越入佳境。

二、战士的精神

    教育者,首重人之性格、意志的培养。人的一生,若有所成,顽强的意志,坚定的性格,是必不可的。人生之初,一岁、两岁或四、五、六岁,虽有脾性,但性格未成,意志也未经锤炼,尚不具备承受风雨的能力。及至小学、中学乃至大学,进人群体,矛盾凸现,或因学业,因身世、因钱财、因恋爱、因择业等等,因此而得意、失意,或沉与浮,皆缘于斯,起于斯。

  教书育人,应先教之以战士的精神,勇猛精进、百折不挠。陶艺教育,亦复如斯。

三、法从心立

    学艺术者,皆寻自家面貌。然常于身外求者众。昨日培根,今日贾科梅蒂,明日塔皮埃斯,如此等等,什么时髦学什么,且误以为紧跟时代,是潮流中人,殊不知自己身在何处……。又有向身内求者,真智者也。石涛云:法从心立,虽初不知心为何物,喜甚、爱甚,然以真心寻之、流露之、表现之,必定日渐显其真形。真形即出,知心所属,仍需终生蒙养,所谓埋首于典坟,出入于山林是也,于是读万卷书、行万里路,以求真形之高格。或雄浑、或绮丽、或壮美、或平淡、或粗犷、或细腻,各不相同,面貌因此逐渐成立。亦有终生不知心为何物者,奔忙于诸家门下,惶惶一生,永为别家心奴。

四、关于儿童陶艺教育

    近年来,受日本、西方儿童美术教育的影响,儿童陶艺教育大有取代儿童绘画教育的势头。但儿童陶艺教育能给他们带来什么,却是值得深究的问题。

    我认为,儿童陶艺教育不能仅仅站在儿童美术的层面上,而是要站在美育的高度,全面审视陶艺创作的过程在智力、品行甚至人格上所能带给孩子们的影响。

   儿童用泥随心所欲创作自己喜欢的作品,当然可以开发儿童的想象力,提高他们的智力。但陶艺创作能带给儿童的不仅仅是这些美术绘画课也能解决的问题。在陶艺创作的过程中,诸如搬泥、揉泥、制作、彩绘、装窑、烧成、清理卫生等等各个环节,都对孩子身心的成长有教育意义。玩泥是孩子的天生兴趣。陶艺课程的优势,既是在孩子最大的兴趣与热情中,完成在课本文字上枯燥无味的美育与道德教育的内容。例如,运泥、揉泥的过程,可以培养儿童的不怕麻烦,不怕辛苦的劳动意识。工作之后的工作台清理,对培养孩子良好的工作习惯,卫生习惯也有不可忽视的作用。陶艺的成型有快、慢两种。快速一次成型当然可以充分发挥儿童想象力和创造力。慢速多次完成的必要性,則可以培养儿童的意志力与耐力,认识一件大事,有计划多次完成的必要性。(大件多次完成的陶艺作品,过快则会变形,倒塌。)而烧戍之后的陶艺作品,更可以激发儿童的自豪感与成就感,而这种情感的培养与建立,可以在儿童内心埋下劳动创造成果,辛苦换来成绩的思想种子,并对这种思想产生内心的深刻认同,影响一生。从这些方面分析,我们的儿童陶艺教育,应有意识地将美育的内容贯穿到陶艺教育中去,而不仅仅是满足于美术创作的要求,制作一件有趣的陶艺作品。

   在当代应试式的教育方式中,陶艺无疑还是学生减压,并使头脑休息的一种方式。学生从高压的逻辑思维的方式,转变为轻松的形象思维的方式,一方面是一种精神上的放松,另一方面,也是学生身心全面发展的必要补充。

五、尺八

    尺八是唐朝的一种乐器,竹制,长约尺许。现存最早的尺八,是一件保存在日本的唐朝尺八。虽不一定能再吹,但他高古的气息,即足以让人叹服。

    前几日,有缘听日人冢本平八郎吹奏的名曲心月,使我叹为至今听到的最朴素、最动人的声音。可惜的是,尺八这种乐器发之于唐,传之于东瀛。到了今天,中国祖庭反而几乎无人吹奏了。

    在当代尺八界,有古代与现代两种风格。古风一派基本延续了古代朴素的演奏风格。听者如入古山古水,确是一般乐器所难做到的。现代风格一派,对尺八的音域等方面作了改进。虽然音量更大,音域更宽,音色更加丰富,但总觉得有失之于多彩的忧虑。过于多彩,反而使观众醉心于表面的华丽效果,而忽视了对精神实质的感受。

    在尺八界中,有吹禅一派。吹禅者,不追求音乐表现的高度,而是借尺八修行。可以说不求音乐而音乐自工。正如登山本为探梅寻幽,而身心亦健。从境界上说,吹禅者似乎更高,超越了世俗的标准,表现虽平淡无奇,其中却暗藏着直指人心的锋芒。■

    尺八吹禅者,可为陶人师。

(刘正中国美术学院陶瓷系教授)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中 国  陶  艺  家  

2005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中国陶艺》网站 编辑整理

艺术总监:白明       编辑: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