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5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上一页 主页 下一页

外国陶艺家
皈依青瓷 ——关于让一弗朗索瓦·富尤的陶艺评述

 

   ★★ 陶艺创作中的每一次成功无一例外地展示了陶泥、造型与作品表面之间的一种和階。青瓷排斥任何一种修饰。它虽然只是作品的表面,但却是一种有着深刻内涵、可以使人感悟造型的外表。这种外表或许可以是一种装饰的手段,而且中国人毫不犹豫地使其成为一种装饰手段,在陶泥上镂空,从而在这种釉色下创作出各种各样的图案,在青瓷釉下这些图案若隐若现。富尤并没有将自己的精力耗费在相互排列的镂空上,从而将人们的视线引向并非重要的细节之处。他把陶泥视为一个整体进行创作,揉卷、撕碎、切断这块陶泥,如同一场强烈的龙卷风碾过它一般,他挖空这块陶泥,恰似狂风卷起海水在暴风中形成人浪一样。青瓷釉并不受这些动态效果的影响,它伴随它,形成自己的空间,而且每一滴流动都突出了它的外表的美。富尤创作的作品外表与陶泥融为一个整体,滑润得如同风和日丽下平静的湖水,以轮廓的线条构成的空间中均匀地施着瓷釉。这些外表给予了感官上的愉悅,但它们并不是柔弱无力的,在他的手中,陶泥能够变得十分锋利,如一把利剑,一把双刃长剑,穿透了精心构筑的作品外表,而清晰的线条再一次使青瓷呈现出格外的精妙。

                        安托瓦妮特·阿莱

  让一弗朗索瓦·富尤是位以一种执著、愉悅和雄心进行创作的雕塑家,这使得他所完成的作品构成了两个空间之间的一种毫无妥协的对立。他使这两个空间成某种对立的态势,抑或将其完美地融合为一体,进而给人以视觉冲击。

   在他所对比的这两个世界中,一个是外在的,不修饰的,给人以力量感,显而易见是坚实的;而另一个則是内在的,更为细腻,更为脆弱,但有时也带有一种温和清晰的色调。

  人极其自相矛盾。

   外部的世界是动态感的真实写照,正是动态感创遣了这个外部世界。这是一种完全在材料中表现出来的、难以察觉的动态感,除了能够感觉到用一种非常特殊的工具—— 一种有韧性的长利刃一一在空泛的空间中勾勒出的形状之外,没有其他任何感觉,而这富有韧性的利刃迫使这位艺术家的雕刻手法敏捷,不容许犯下任何的错误;这是一种深深地根植于记忆中的动态感,它必须保持一种生命力,直到达到其辉煌的顶峰。让一弗朗索瓦·富尤的动态感是精巧的和有力度的,并没有留下任何其他思维活动的空间。

    内部的世界则完全不同:作品造型中凹凸的变化和精致的抛光,由覆盖它们的青瓷釉强化了这些效果。与此同时,活泼的、几乎是透明的凹凸纹理,或者一些有着视觉冲击力的刻纹使得作品的造型更加精彩。

    近年来,让一弗朗索瓦·富尤一直在积极地主张这两个空间之间的这种转换,在不为人们感知的情 下,从一个因一种强烈的感官的饱满性,如令人爱怜的女人那丰满的唇,产生灵感的世界走向另一个世界。这个世界令人的精神更加紧张,它沿着由一条长长的弧线所构成的几乎是无形的轨迹,从最初呈现出自己的形象,开始具有生命力,随即走向鼎盛,直到最后消失在虚无中。

    ……在他的生活道路上。

    作品的造型雕刻得非常饱满,构思更为完美,雕琢更加精细,对于作品的创作者而言,它是能够最完美地表达这种张力的一种手段,他希望这种张力从两者的对比中脱颖而出,以烧成的方式去控制它,进而使之所包含的创作原則形象化。

    让一弗朗索瓦·富尤创作的雕塑作品是不息的海浪,同时也是航行的船,一只巨大的贝壳,大海在这里悄声低吟,海水撞在上面变成了片片的浪花,海石在这里凸起,船帆留下了高耸的轮廓线,人们仿佛感到了海风就像一片巨大的星形羽翼滑过这片大海……一切都是绿色和蓝色的,一切都浸淫在这亮丽的绿色,这亮丽的蓝色中……

    ……让一弗朗索瓦。富尤皈依了青瓷艺术,如同其他的人皈依某种宗教一样,有人大概会这样说,他已经完全沉浸其中……他的信念是崇高的,他的毅力是顽强的,他渴望认识世界,也渴望创造世界,也正是这种渴望引领着他去获得一切,去尝试一切,去梦想一切……直至拥有的那道光芒使雕塑披上绚丽的色彩,散发着生命的气息。

丹尼尔·迪富尼耶

 
 
     
     
     
     
 

上一页 主页 下一页

中 国  陶  艺  家  

2005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中国陶艺》网站 编辑整理

艺术总监:白明       编辑: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