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5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主页 上一层 下一页

梦想与焦虑—— 首届家陶艺教育年会随想 杨志

 
 

    ★★首届国家陶艺教育年会经过大半年的筹备,得到了全国近七十所高等院校的大力支持,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作为主办方——中国美术家协会和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是投入了极高的热情与勇气,来发动一次陶艺教育的研讨大会。作为承办方——西安美术学院,同样是以激昂的姿态接纳了第一次会议在十三朝古都西安的召开。作为参与本次年会的工作人员,我想对本次会议做个小结,既是站在主、承办方的角度来观察本次年会,同时我也从一名陶艺专业教师的角度思考、分析本次会议的内涵及其成果,当然学生看待会议的一些想法我也通过本文与大家一起争鸣。

一、关于筹备

    今年一月份在杭州中国美术学院召开陶艺委员会上,与会代表就中国高等陶艺教育的情况展开了一次小规模的讨论,讨论的议题就是高等陶艺发展的方向以及课程设置,学生就业等情况。通过此次小的会议让陶瓷委员会的代表们深刻感受到,开一次关于中国现当代高等院校陶艺教育研讨的会议迫在眉睫。不仅是关系到中国高等陶艺教育的教学质量与人才质量的问题,也关系到中国体制下美术教育发展的格局和谐问题。西安美术学院陈琦教授是本次会议的主要负责人和邀请参与代表。作为一直生活在西北地区的陶艺家,深刻感受到陶艺教育在招生、办学体制、学生就业及其办学硬件建设上的艰辛与不足,同时本着一种发扬陕西悠久陶瓷文化的历史责任感,(现实上很多陶艺展览及活动很少在西部召开的现状),本着自身对陶艺教育的关切,陈琦代表西安美术学院在大会上主动表了态,希望第一次教育年会能够在古城西安召开。这既是考虑陕西是全国高等教育大省,也是给予对西部地区的重视与扶持,希望通过本次活动,能够真正地解决一些现当代陶艺教育层面上出现的种种问题。这一提议得到了大会与会代表的大力支持。

   会议在西安美术学院召开是一件可喜的事情,同时也是一件让人担忧的事情。西安美术学院地处西部,经济相对北京及其沿海其他城市明显的落后。作为八大美院之一的西安美术学院,同样面对的是经济对学校发展的困扰。但本着一种西北人的胡杨精神,西安美术学院领导给予了大力的支持。经费筹备是本次会议工作最艰辛的过程之一,陈琦教授为此付出了全部精力。所以承办方也更加珍惜这次机会,要开好这次会议,要将本次会议的胜利召开变成中国高等陶艺教育的坚实里程碑。

   筹备活动的过程中,我想有以下经验与体会与大家一起分享,也有很多不足在此提出,希望以后举办此类会议能够得到一定的补充。

    1、作为主办方和承办方应同时重视会议的各项前期工作的落实,建立一个快捷的沟通平台,促进会议前期工作的顺利展开。本次教育年会在筹备阶段由于沟通不是很计划和科学,中间出现很多环节的不足,为本次会议的开展,特别是承办方带来了时间上的局限性。前期时间没有被充分利用,后期时间的工作周期不足,很多工作无法细化。在前期作为主办承办双方应将各项计划文件细致地考虑,并建立相应的文件管理体系,在沟通过程中确保文件的完整性及其时间上的连贯性,避免反复的大修改。同时应加大前期工作人员数量,重视前期工作的重要性。

   2、在会议主题议题上,应多争取全国各参与院校的反馈意见。前期和各参加院校的沟通,不应该只是通知提交专业教育论文及其是否参与活动,而应该将前期组委会的工作动态传达给他们,建立一个沟通反馈的渠道,并安排专门人员对各反馈意见加以整理归类,以便主办承办双方确定会议议题的科学全面性。而且通过这种沟通可以让参与院校切实的去考虑年会的问题,并整理一些现实的数据,体现讨论的科学性,而不应该仅仅是大家的一种感觉或者个人的一种简单经验交流。特别是作为教育年会的召开,更具有科学的成分在里面,在此也呼吁参加会议的代表能更周到的考虑和整理你们院校的教育经验及其得失,将根本的一种问题或者说一些切实存在于陶艺学科的实际问题,哪怕很小都应该切中实际情况拿出来与大家一起交流和研讨。

  3、筹备活动期间应建设一个专题网站,将最新动态发布于网上。同时对于全国院校来说,它是一个既方便又快捷的沟通平台。这样活动筹备期间的各个问题都是最新的一种交流,也有最新的一些反馈。这样既很早的使会议精神及主题在各个代表心中展开了思考,同时又可以加强会议期间讨论的深入性。

二、关于会议

   会议的召开是进入实质性阶段的活动,是大家将经验、不足、设想拿来讨论的时候,是各个院校回去思考,并拿出整理措施实施的前奏。我不知道每个代表是否都希望有这样的一种经历过程,但我个人对于本次会议的2天讨论,有个人的一些看法,现整理出来与大家再次商榷。

  l、会议主题发言是否一定是论文的宣读? 这种流行病我想不应该在这次会议上出现,不幸的是首届年会确实出现了此次流行病。之所以流行是因为全国性质的会议大都是个人发表论文的一种宣读,再次悄然蔓延到陶艺领域,不能不说是一种悲哀。十分钟的发言时间上我不想做过多的讨论,就命题而言,我觉得是否每位邀请代表在先前就作了精心的准备呢?十分钟可以使发言更具条理性,你是教学经验成果推广还是一种问题研发,我想应该是一种提纲式的发言,而不是论文的一种节选,毕竟每次会议论文集都是先发到各位代表的手中。再者是否有新的问题需要在发言中阐释,是否需要在短短的十分钟内确保发言的内容具有一定的争议性,没有争议就没有共鸣,没有共鸣就等于是个人发言个人下结论,就没有代表性来作为参与代表发言的理由!

  2、会议主题发言全国参与近二十所院校的选取是否具有科学性。选取的标准就是发表的论文稿件。我想这样的选取具有很大的片面性。能否在前期筹备阶段更加广泛的征求发言者的意见,能否将教育第一线的教师代表更积极的发动起来呢?我们应该建立一个更加大众的平台来讨论教育的问题,毕竟教育是大家的事情,每个院校的代表都应该参与到一种沟通的平台当中。在主题发言讨论时间里,反响并不是很激烈。问题是首先主题发言人不是带着问题来发言的。也不是带着结论来发言的,而是一种个人思考的逻辑阐释,所以参加的听众很难就发言提问题。我觉得应该在会议的第一天将与会代表打散分成几个发言区域,这样各个院校的代表都可以将实际的问题拿出来讨论,由于分组人员相对集中,讨论的现场更加活跃与轻松,其二就是通过分组讨论,将讨论最关键的问题和最具有代表性的问题提交到大会的主题发言上,再次深入地加以探讨,这样的一种模式既增加了各所院校的参与力度和积极性,同时可以将更广泛的平台拿出来征求问题的全面性、代表性及其解决问题的科学性。

  3、参加会议的代表过于单一,局限了问题讨论的延伸空间。作为全国陶艺教育年会,应该将一部分学生代表和企业代表纳入到会议某个阶段的过程中。就教育谈教育是有失偏颇的举措。毕竟教育必须是一种面对学生的教育,必须是一种面向社会的教育,教育工作者很多是以专业的角度来思考问题。以教学过程自己遇到的问题范畴展开思考,这样的讨论很容易陷入片面的领域或者是一种普遍性问题讨论领域,难以得到应有的解决方案。当然这个环节也可以在筹备的前期阶段通知与会代表,让他们自己先组织一个院校的会议,参加群体可以有院领导、其他专业教师、家长、企业代表、学生代表等,将实际问题通过不同的声音反馈来。我想这样在研讨会上,参加的代表才可以有条理地发言,与会代表也才能有准备地积极参与讨论。

  4、参与代表的认真态度。三天是很短暂的时间,对于筹备此次活动的前期阶段是相当艰苦的,这么一次全国性的会议在召开的三天里,部分与会代表却表现的不是很积极,有的离开会场在附近走亲友,有的参加完第一天会议就离开西安,作为筹备工作人员我们感觉很是痛心。原因有二:首先在前期邀请阶段我们的初衷是尽力将全国各个地区的陶艺专业院校邀请到会议现场,希望通过与代表的一种交流,将好的经验与教育成果推荐给大家一起来思考陶艺教育。为各个地区的陶艺教育发展提供一个交流的平台。每一位参与代表既是带着一种荣誉参加本次年会,也是肩负着一种责任来的。所以对会议本身的不重视就是对当地教育的一种不重视,缺乏一种借鉴、学习兄弟院校经验的姿态和诚意。其二就是年会的召开是社会各界共同作用的一种合力,特别是作为陶艺专业召开的会议,机会是很难得的。这从活动主办方和承办方的角度来考虑,是一件痛心的事情,好比做好了一顿饭菜,却没人去吃,去接受这种成果。

三、关于展览

   为展示全国各陶瓷专业院校在教育上取得的成绩,活动承办方西安美术学院将为每个邀请院校提供宣传展板,用来介绍各院校的陶艺教育情况、办学特色、人才培养思路等内容,同时为每个院校提供5个陶艺作品展台,展示各院校学生的优秀陶艺作品。通过此次活动,既能增进各陶瓷院校的交流与沟通,同时可以寻求更好的办学思路,推动我国高等陶艺教育的发展。这样的出发点是不错的,对于各参加院校来说是一次直观了解各院校陶艺教育的机会。

   这次教育年会参加院校之多,参与人数之多,在中国高等陶艺教育历史上是第一次,是一件可以自豪骄傲的事情,团结的力量在陶艺教育领域还是很明显的,也反映出大家对陶艺教育的重视,同时也是普及陶艺教育发展的有利时机。但从这次展板和作品展览情况来看,还是存在着一些问题。

   许多院校没有带来展板和学生作品,作为本次陶艺教育年会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是不完美的,只有l/4的院校制作了展板,1/5的院校提供了学生的陶艺作品。出现这种情况我觉得有以下几个问题:

    (1)筹备阶段没有强调这项展览活动的重要性,导致许多院校心理上的懈怠;

    (2)参与院校反馈信息较晚,也没有充分重视这次展览策划活动的价值;

    (3)参加院校的展板设计缺乏统一的布局安排和内容安排,没有将陶艺教学的理念、计划、课程安排、教师情况、学生人数、就业分析、硬件建设等方面的内容做充分展示,大多是教师学生作品图片的打印展览,失去了策划展览的原先意图。

  (4)展览形式的单一性。除了这种展板、作品交流渠道的展览,我觉得可以将活动的内容和主题提供给参加院校。各院校可以根据情况通过多媒体图片放映的形式或者多媒体视频的录像播放等形式展示院校陶艺教学的风采。我想活跃的参与形式既可以调动院校的积极性,也可以将学生的积极性开发出来,真正展示院校教师及其学生的精神面貌。

  (5)会议结束前对陶艺展览活动的安排,我也想在此说说看法。举办具有全国大展性质的陶艺展览,是一件让人激动的事情。但作为迅速发展、崛起的中国现代陶艺,应该建立更多的展览机制和策划更加灵活的展览活动,积极组织各地陶艺专家成立地方陶艺协会,发挥陶艺交流的广泛参与活动,仅仅一次二次全国陶艺大展,是有其很大的局限性。且不说选拔的公平性,就万人参与的激烈状态就有点血腥,更不用说新人的选拔与参与的积极性。

   希望通过首届国家陶艺教育年会的召开,中国美术家协会、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及其宣传阵地《中国陶艺家》杂志与各地方协会能够使陶艺协会体制、陶艺交流平台体制、陶艺教育机构体制、展览体制、会议体制进一步得到完善。我想要保障一个机器能够快速的运转,不仅需要各部件的配合及好的润滑剂,还需要好的车手与后勤配合。本次年会对于带动中国高等陶艺教育的发展乃至中等、初级陶艺教育的一起发展同样具有重要的启示作用。

(杨志 西安美术学院陶艺专业硕士研究生)

 
 

主页 上一层 下一页

中 国  陶  艺  家  

2005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中国陶艺》网站 编辑整理

艺术总监:白明       编辑: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