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1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下一页

喧嚣中的淡然超越
——记唐英陶艺创作教学工作室                                           何毅华
 

    在四川美术学院的所在地——重庆黄桷坪,正兴建这所谓的“艺术一条街”:涂鸦墙的妄意缭乱,机械的肆意践踏,尘土的上下招摇,小摊小贩们的疲劳拥挤,一切都那么侵扰人们的视觉神经,犹如浮躁社会的缩影。然而,也正是在这条街上,四川美术学院的旁边,却有这诗意般的一方净土。穿过曲折的小巷,唐英的陶艺创作教学工作室跃然眼前,似世外桃源,令人豁然开朗。

一、关于唐英陶艺创作教学工作室的作品

   “在创作的几个时期,虽然艰辛,回首看来却很欣慰,因为,至少我拥有这么多的陶艺作品。”

唐英教授,是一名川美的陶艺教师,也是四川美术家协会陶艺专业委员会主任。西南地区现代陶艺的发生与发展也正得益于他的推广。

出生于美术世家,他自小就接受着艺术的熏陶,绘画、雕塑等都有很高的造诣。机缘巧合,唐英80年代考入景德镇陶瓷学院,自此与陶艺结下了不解之缘。在83年毕业后,他回到四川美术学院任教时,就举办了个人陶艺展。以几何形状的构成突破传统实用的局限束缚,将动物、人物的装饰变形运用到陶艺创作上,粗犷的肌理替代了过去的圆润,因其“新鲜”的视觉效果还引起了不小的轰动。

由于各种原因,陶瓷艺术专业在四川美术学院一度停办。尽管如此,唐英却执意坚持着陶艺创作,默默的探索者泥与火的艺术。

那时,学校还没有陶瓷设备,到各地陶瓷厂进行创作成了必然的选择,这也是寻找各地泥、釉特色用之于创作的契机。

吸引唐英的是西昌会理的窑厂,当地釉色浑厚,饱满而沉稳。他经常一去就是一两个月,感动他的是那里的彝族人民,贫穷而朴实,烟和酒成了生活全部的寄托。借助强烈的表达冲动,《彝人烟魂》应景而生。采用泥塑、翻模、压坯的成型手法配以浓厚流淌的釉、沧桑的面孔,伫立在硬朗的框架中,是蹲立在门槛上彝人的生动再现,脸部旁边的旱烟斗,增添了作品的情节性,由然而生的是那山,那人,那景……

会理的天空很低,夜晚的星空格外灿烂,唐英喜欢抓住刹那间的感性,简直融入创作中,《星光》由此得来。婉约中凸现大气,是唐英作品中的特点。

给我印象最深刻的是他最近的一系列作品,少了悲天悯人的伤感方式,多的却是“天行健,君子当自强不息”的健康而充满生气的表达。

《凹的启示》与《凸的启示》体现的“一阴一阳之谓道”的宇宙大化关系。作品以“阴”和“阳”的姿态出现,或以不同圆洞的凹陷,或以各异的球状凸起,统一与立方体形状的外轮廓,冲突在无序中得以和谐。人世的变化,生命的五常,何尝不是如此。快乐,悲伤,成功,失败,或阴或阳,却归之于正,以典型的儒家入世的乐观精神来面对。凹与凸中见和谐。

《根之韵》简洁线条的镂空,抽象富于动态的线条,是一种体验社会变迁,渴望超脱,回归自然的情境表述。白色釉料中配以氧化铁的深色点缀,沉寂中引入遐想。方中带柔的美感,是感性的理性态度。

《林与巢》是块状中求变化的一贯思路的引申,归纳的树林,点睛的鸟巢,是为唤起现代人环保自觉而作。

《周易·系辞》云:“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唐英总是以此来表达他对陶艺创作中审美意境或情感观念和陶艺形式物态的探索和追求。有限的形而下之器来表达无限的形而上之观念与情感,也正是现代陶艺家们孜孜以求的学术精神。

在从事陶艺教育中,唐英陶艺创作工作室诚然也扮演着形而下之器的作用,承载着推广与发展陶瓷审美艺术,弘扬陶瓷文化的形上内容。

二、唐英陶艺创作教学工作室之于教学

“只有所有工序的方法都游刃有余,学生才能够清楚自己应该选择什么样的釉,什么样的成型方式,才明白那种烧制方式更适合于自身的艺术创作。”

在唐英陶艺创作教学工作室,每天都有很多学生专心制作者陶艺作品。对于工艺流程,在这里要求非常严格,熟练拉坯,制作模具,压模型,注浆,上釉,甚至烧制都必须亲力亲为。

齐白石说过,“学我者生,似我者死”,唐英经常以此鼓励学生在实践中多寻求独特语言,敢于创新和变化。

在教学上是严格的,私下里师生却是亲密的朋友,唐英陶艺创作教学工作室也是本着这样的思路,营造一个只有创作的轻松环境。其乐融融,教与学在和谐中进行着。

三、工作室之立足当下的开拓

“因为中国的陶瓷文化丰富多彩,我们在继承陶瓷文化的同时也要发扬陶瓷文明,要有创新和突破,既关注自身的心灵,也要关注社会的变化”

关于现代实用陶瓷艺术的发展,也总是通过有限的形而下之器来表达无限的形而上之社会需求。

唐英陶艺创作教学工作室不拘泥于传统,也不固步自封与时代之外。在后现代的语境下,切实与陶瓷艺术契入生活的创造。独特而唯美的生活陶瓷,例如花瓶等家居饰品和日用陶瓷器具都随处可见。他在寻找陶瓷艺术与环境艺术的结合过程中,创作了一大批陶瓷壁画和环境园艺陶瓷,其质朴的陶土大缸,配以气泵的喷水效果,独具匠心而又贴近生活的水景陶艺是其近期取得好评的创新。有时,唐英是个马克思主义者,在艺术精神上渴望超脱,生活中却要立足于现实。探求全面发展,多元并存的陶瓷艺术是他开办唐英陶艺创作教学工作室的初衷和宗旨。

小结

圣人立像以尽意,先民埏埴以为器,是言不尽意,境外之旨的内在追求,也是关于宇宙人生的诗性表达。

几张随意的木椅,一壶清茶,聆听自然的声音,品味泥在火中的涅磐,如陶渊明诗云:“久在樊笼里,复得返自然”,是一种超脱的态度。立足丹霞,在喧嚣中寻求宁静,在超脱中超越,传承陶瓷文化,发展现代陶艺,是唐英陶艺创作教学工作室创作的动力,也是其不懈的追求。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下一页

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1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