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1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上一页 主页

信息专栏
一月潮州行                       颜泽
 

“潮州市位于广东省最东端,是一座具有千年历史的古镇。潮州菜驰名中外,美食配美器,潮州的瓷器和它的美食一样扬名海外。潮州陶器的生产始于六千多年以前。唐代便能生产精美的瓷器。宋代是潮州陶瓷的鼎盛时期,当时以笔架山窑场为中心,生产作坊遍及潮州四郊。此时的潮州成为了南粤瓷都,产品经由“海上丝绸之路”开始行销世界各地。潮州彩瓷是潮州陶瓷的一大特色产品。这些知识是我在此次一月潮州之行前,对潮州的最为简单的认识。

促成此次潮州之行的是两位教授。一位是澳大利亚国立大学艺术学院陶艺系主任珍尼教授Jant DeBoos),她是我多年的良师益友了。一位是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的张守智教授,张教授多年来一直关心着中国日用陶瓷的生产和发展,被中国各个产区聘为艺术顾问,对不少企业作出了关键性的艺术指导。2003年经他的介绍,珍尼和我一起去了山东淄博的华光陶瓷公司,从事日用骨质瓷的设计和研究。我们在华光的期间,张教授也赶过来一起参加研讨。从他的言谈中,我开始走近现代的潮州。在历史上,潮州是南粤瓷都,现代的潮市场运作方式会被采用,以对应于这样档次的产品。为了克服这样的局面,在欧洲,一些规模较大的陶瓷工厂设立了小型的发展中工作室,生产限量的功能性艺术陶瓷。虽然很多这样的工厂现在已经“转移”到了中国,而他们的那些小型工作室所研究、发明的新设计却和公司不衰的名声一样存活着,  因为它们是一些充满智性的好的设计。也许,这样的举措会在某种程度上导致公司在年终成为“失利的市场领导者”,但有一件事你必须明白,也许你不可能在这些设计上赚到钱,但是,这样的设计却在为公司的定位做广告,  而这将从另一个方面弥补你的经济损失。

当我在描述这些公司的行为时,我特地用了  “发明”这个词。因为在今天太多的“设计”只是在反复地利用其他成功的设计资源。  同样,和世界上的其他地方一样,这种现象在潮州也很突出。在这里我们看到的些“新产品”,某种程度上已经在市场上存在了很多年。我和颜泽作为陶艺家,以及丹尼尔作为一名有思想的设计师,会将之称为“懒惰的”设计。设计总是趋向于跟随艺术家们在10年或者是更早之前所做的尝试。因为,艺术家们不需要去关注“现实”,如同设计师们那样,他们自由地拥有创造性的思维。如果艺术家和设计师在一起工作,非常有趣的作品会因此诞生,这些作品生产难度大、突破性强,从而改变着人们思考事物的通常方式。遵循设计原则进行工作的设计师,通常不会参考其他设计师的作品以寻找灵感,而常常是观察他们周围的世界,他们的原创思维更多的是立足于市场的。现在,有一些公司并不想依靠创意性的设计立足市场,他们只是想靠提高产量以及减少生产开支来占有市场。那是没有问题的,或者只是立足于一些“聪明的”设计,但那并不是真正的好的设计,好的设计将能够改变我们看待世界的方式。一个真正有智慧的生产企业应该具有教育和领导的能力,而不只是在随大流。所以,我会说服你们去联合那些具有创造精神的艺术家,并且去看看那些正在“艺术事物的世界”里所发生的事情。这里所说的“艺术事物”是指那些由艺术家所创造的,采用了例如陶瓷、木工、编织等工艺媒体制作的事物。在艺术以及工艺美术界里,有关对手工制作的重要性的讨论总是没有止境的。而这将是在接下来的两到五年内设计的发展趋势之所指。很多西方的陶艺家来到中国(特别是景德镇),他们所看重的是那里技术工人们的手工价值,以及中国陶瓷的历史。在澳大利亚一些出色的陶艺展览申展出的作品,就有在景德镇制作的,或者是反映了景德镇这个陶瓷文化背景的,其中部分作品还获得了重要的奖项。颜泽创作的源于中国传统人物造型的茶壶系列,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她从世界范围内的陶艺家中脱颖而出,作品获得了澳大利亚陶艺竞赛的首奖。阿仙,现在旅居澳洲的中国艺术家,他的那些彩绘有景德镇传统图式的家庭成员的陶瓷胸像,  为他赢得了极高的国际声誉。他所创作的真人尺寸的景泰蓝瓷塑,由技术高超的工人制作,看上去是如此的不可思议,赢得了澳大利亚国家雕塑奖。

对手工制作的兴趣现在正扩展到斯堪地那维亚地区的小型设计公司,例如芬兰的Tonfisk公司,在荷兰则有Droog设计。这些设计公司开始采用类似于艺术家模式的工作方式,而他们也并不知道这样的运作会产生什么样的结果。只是让自由的思想是去流淌,去延伸。他们的所作所为,正在被处于第二个层面的设计师们所关注。

我感觉到,在潮州最缺乏的就是一种强烈的自发意识的设计。潮州有着如此深厚的陶瓷文化历史和传统,而它在现代设计上所体现出的个性和创新,却显得如此稀有而珍贵(当然也有一些例外存在)。如果一个企正在大型的工厂内再建立起一个小型的实验单位,设想一下,那也许会使双方(企业和艺术家)都有收益。我相信,如果我们不只是随意地去填补市场需求空白的话,我们必然需要去建立起这样的联合。显而易见,消费是存在的,而且中国国内市场的需求也会不断增长。我们无法改变这样的事实,但我们可以使它变得更加的具有意义。我们可以联合起来,将人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的美好。因为,在便宜、耐用、现时的流行,与富有思想的现代风格的新传统之间,我们可以给消费者提供更多选择上的可能性。而这一切富有创意的设计将悄然改变着人们的生活。

 

上一页 主页

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1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