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3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上一页 主页 下一页

   自由·空间——封达那的陶艺创作 

                                                                             冉悦

 

我们要重新发现艺术真实的面目,寻求创作突破并渴望些许的改变。在自由的空间里,我们已然散播精神之光。——封达那

在浩漫的艺术历史中,总是有一些人改变着艺术史前进的方向,并引领艺术潮流的转向。他们所显示出来的强大能量及留下的作品,时至今日,仍感染着、影响着我们。意大利空间主义大师卢西奥·封达那即以其独特的艺术风格与手法标立于世。

    18992l9日,封达那出生于阿根廷的罗沙利奥圣达菲,其父母皆为意大利人。父亲陆易吉·封达那是雕塑家,母亲露琪亚·博蒂尼是演员。他6岁时随父从阿根廷返回意大利米兰定居,11岁时开始向父亲学习传统雕刻技艺,1918年从军队退役后回到学校获得“建筑师”文凭。21岁时,封达那进入米兰布雷拉艺术研究院就读一年,后又返回阿根廷从事放牧的商业活动,同时在父亲的工作室工作,制作家族传统的雕塑以维持生计。直到1927年,封达那28岁时,他才再度返回意大利,第二次进入米兰布雷拉艺术研究院,跟随阿道夫·怀特学习雕塑。可以说直到此时,封达那才开始接受真正的学院派雕塑教育。他在其后的创作岁月中表现出来的非凡创造力与突破常规、敢破敢立的艺术精神,是与其奔波不定的少年岁月相呼应的。

虽然封达那宣称自己从来不是一个陶艺家,而是一个雕塑家,强调从未利用辘轳转盘或彩绘瓶罐,尤其厌恶带有花边装饰甜美色调的陶瓷。但他专注于实验陶艺创作达十数年之久,陶艺作品亦占据了他作品中的很大一部分。早在1926年,封达那就在阿根廷创作出他的第一件陶塑作品《查斯顿之芭蕾舞者》,并不曾间断地以陶瓷为材进行着艺术创作。直到l935年他在意大利阿比索拉(Albisola)开始一段陶艺之旅,陶土开始成为他创作的主要媒材之一。

意大利海滨小城阿比索拉,邻近利古里亚行政区的热那亚,不仅是风景优美的消暑胜地,游人心目中的度假区,亦是意大利现代陶艺的重镇之一。此地居民以手工艺陶瓷为业,陶作坊林立,明媚的风光加上陶艺资源,吸引了艺术家来进行陶艺创作,在当时蔚为风气,封达那、克里巴、若恩(眼镜蛇派画家之一)、丹杰罗(S.Dangelo)、拉姆(W.1am)、巴伊(E.Baj)、萨苏(A.Sassu)、马塔(Matta)、曼佐尼(P.M an zoni)以及萧勤、霍刚等艺术家在此地创作与聚会,他们洋溢的热情以及才华的相互交流激荡,经由水、火、土熔铸出另一种视觉艺术,为陶作坊注入艺术活力。

封达那以赤陶为素材,跳脱传统陶艺技巧之迷惑,发掘异于一般陶瓷予人们平庸的印象,企求找寻特殊的质感效果,从而实践其蓄势待发的雕塑空间观念。从远古岩洞壁画、希腊、埃及、亚述王国到文艺复兴雕塑,这些原始辉煌的雕塑,都触动牵引着封达那对于质朴空间的敏感性。他创作出为数可观的陶塑,包括海藻、蝴蝶、花、龙虾、螃蟹、鳄鱼、海豚、马、战斗、静物以及肖像等,每件陶塑宛如朴拙的化石,但却充满了原始粗犷的视觉震慑。

1940年,封达那自意大利乘船至阿根廷,持续了六年的阿根廷创作生涯。这期间,封达那为了作品的商业市场,在创作上仍保持着具象风格,但 已能见其逐渐的空间性转向。直至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他才重返意大利致力于雕塑和陶艺研究。l947年他回到意大利,直接来到阿比索拉城镇创作陶塑。在19481949年之间,封达那的空间主义倾向已十分显著,表现在素描、胶彩、墨水、铁雕以及大型的陶塑等媒介,它们同样具有旋转的律动及强烈的空间意念,此即象征空间图像最直接亲近的能量。

1949年左右,封达那开始在画布上穿孔或切口,这样,事实上破坏了实际的绘画平面,在整个绘画史上,绘画平面曾是绘画的出发点。而封达那最初受业于雕塑,这个事实对他的信念起过作用,即绘画首先需要新的空间概念。在1950年代,他进行对材料的探索,用厚厚的颜料、浆糊和胶水来堆成透孔的表面,他还在那些东西里掺合了小石子、玻璃片、画面片或陶瓷碎片。在1958年和1959年中,他感到他的作品太复杂,装饰过分,便猛砍一块废画布,在这种简单的行动中,获得他所追求的表面和深度的一体化。

封达那通过戳穿切割的“洞”孔,扎实地突破了文艺复兴以来的传统绘画,直言之,这个传统便是在二度空间的画面上展现实质或幻觉的三度空间,尽管在当时现代艺术理念创新迭起,但在封达那看来仍然不够透彻,因为他认为以戳洞、切入,才能跨出真实的空间。例如戳洞、切入的作品,让画面与底框保持一段距离,强调两者之间的空间原是作品的一部分,而在刀痕或洞内面变形曲折,根本就是三度空间的物体。他又在陶艺作品上戳洞,留下了淋漓尽致的洞痕,不 同材质上展现一致性思考的延续性,而且封达那的“洞”有别于传统造型,它不但引介了无限的空间幻觉,也再突显了媒介与符号的另类意义。

封达那的陶塑正如他的绘画突破平面的框架,他使用灰泥、蜡、赤陶以及青铜等多种媒材创作雕塑。以1947年的《战斗》陶塑系列为例,人物及战马经由简化捏塑变形,黑、黄、褐色釉 在凹凸不平的表面上,映照衬托出强烈的光芒,使战斗场景表现出十足动感。这一系列作品完全摆脱传统雕塑的单一方向延伸,而是朝四面八方伸展,灵活迂回曲折的轮廓线与坚实交融的体积,彼此剧烈激扰起伏,在现实与想象的世界驰骋奔腾。

 

 

 

 

 

 

 

 

 

 

 

 

 

 

 

他以其直觉观延续《黑人》的浑厚造型,并积极探讨抽象的雕塑风格。同时,封达那和建筑设计师札努索(M.Zanuso)、蒙齐(R.Menghi)为米兰市的一栋建筑物外观设计陶塑横饰带,问时 在每一扇窗下方作陶镶板,这件大型墙面的抽象符号,和他同时期的艺术家杜布菲(JDubuffet)也衷情于描写“墙”的题材有共通的特质:墙本身具有模糊不定的肌理,它淋漓尽致衬托出难以辨识空间的真实感,而所有的痕迹都交织其间。封达那不仅以陶创作出丰富充沛的非形象纹理,而且更加突显其空间造型艺术。

封达那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主要以雕塑与陶塑为重心,代表作品如《天使》、《战斗》、《武士》以及《德蕾西达肖像》,其中《天使》是为基内里而作的纪念碑,设置于米兰纪念墓园。这些作品强调巴罗克式的敏感性,带有错综复杂的皱褶有活跃的动势姿态。事实上, 在二次大战后,封达那以空间思想贯注灵巧的手,雕塑出虚实相映的作品,显然他的艺术创作已趋向成熟的阶段。

在后来的岁月里,他进行了多样化的研究,使用焊枪烧过的金属片、陶瓷制品以及把涂漆木材结合在画布上。在那些最后的作品中,分离的、剪切下来的要素,漂浮在底子上,他的空间概念赋予了其作品一种清新、神秘的含糊性。

虽然封达那从来不认为自己是陶艺家,但以陶为材的创作却是终其一生。他也曾多次参加过陶艺的大展,甚至举办过个人的陶艺展览。他的陶艺作品,作为现代艺术潮流的一部分,推动了意大利,乃至世界现代陶艺的发展。最重要的是,他的作品,打破了绘画、雕塑、乃至建筑这些互有区别各自独立的形式之间的界限,赋予陶艺以无限的发展空间。

 

 

上一页 主页 下一页

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3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艺术总监:白明    文字录入:徐柳烨     编辑:朱静静     审核: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