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4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后工业社会语境下的陶瓷手艺       

                                                                                                                         周武 

 

   

“知者创物,巧者述之守之,世谓之工。百工之事,皆圣人之作也。烁金以为刃,凝土以为器,作车以行陆,作舟以行水,此皆圣人之所作也。”①这反映出古代手工业的科学分工,揭示了中国历史上对手艺敬畏的传统。

一、境遇

进入21世纪的今天,我们生活在后工业机械化大批量生产的时代,人们生活的衣、食、住、行诸方面无不受这一时代特性的社会情境所影响。现实境遇在改变人们生活习俗的同时,也塑造改变着新时代的陶瓷手艺文化。上世纪以来,后工业科技的发展,大幅度地推动了我国工业机器产业的发展,的陶瓷手艺彻底改变了承袭数千年的传统手工艺的生产方式。20世纪80年代对外开放的改革浪潮中,作为传统手工行业的陶瓷手工艺,遭遇西方文化强权下的文化殖民思潮、大工业机械生产双重压力的冲击,陶瓷材料、机械、科技的长足发展,促使陶瓷手工艺趋向多元化发展。陶瓷企业从过去单一的国营企业模式转变为国营企业、个体和集体的民营机制并存的局面。人们的就业环境改变了,竞争也较以前激烈,就业观念也随之改变;以手工生产为主导、简易机械为辅的陶瓷产业模式,转变为后工业机械化批量生产的企业与手工作坊。陶瓷生产模式结构的变化,造成产业陶瓷与手工陶瓷的分化,行业结构的发展促使专业手工技能的演化,以机械化大批量生产为主导的产业陶瓷在商业经济上获得巨大成功,传统手工艺受商业经济价值压迫,生存空间被挤压,陶瓷传统手艺的“话语权”受到了挑战。

在后工业机械化大批量生产的境遇中,陶瓷手艺的延承与发展存在多方面的亟待解决的问题,如怎样建立民营手工业技术规则和工艺规范,陶瓷手艺如何面向未来,发展应选择应用哪些方法、措施。

在国际政治趋于多元的格局中,文化已成为一个热点,民族文化渐渐成为国家综合实力的象征。我国陶瓷传统博大精深,是民族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从某个角度而言,陶瓷传统文化的历史便是华夏民族的文化史、文明史和思想史。

我国是崇敬手艺的国度,在后工业机械化的社会中,许多陶瓷传统手艺被侵蚀,有的渐趋消失,成为缺乏鲜活语境的纪念之物。

21世纪是文化的“战国”时代,其中既有后起之秀又有复兴的文明古国。其评估依据并非是过去的历史,也不是阶段性的辉煌,应是一样生长着的文化之脉。

后工业时代的标志——机械化大批量生产,功能与效能被充分地突显。在此语境中与手工业时代一起沉浮的陶瓷手艺,已被高效的机器量产挤到工业社会的边缘。这种与社会文化生活呼吸与共的民族优秀手艺——传统陶瓷手艺在后工业时代的发展中被无情异化。后工业社会的发展促使社会经济的模式变更,从计划走向市场,从国营转化为国营、民营(含个体)并存,从手工生产为主、简易机械为辅走向后工业机械化批量生产为主、手工作坊为辅的格局。陶瓷手工艺行业在这一时期进入了一个关键期,随之而来的是消亡还是复兴,取决于时人,尤其是陶人。

二、陶瓷手艺当下存在的问题,概括起来有以下四个方面

1.木柴与煤气、电

烧制燃料与窑炉的转变。传统的陶瓷烧制在20世纪90年代以前,以木柴、煤炭燃料为主,其窑炉多为龙窑及馒头窑。这一窑炉的烧制技艺已有3000余年的悠久历史,为烧制这一环节谱写了辉煌的篇章。这方面历代有不少文献记载。《天工开物》卷中陶埏第七:

“其窑上空十二圆眼,名日天窗。火以十二时辰为足。先发门火十个时,火力从下攻上。然后天窗掷柴烧两时,火力从上透下。器在火中,其软如棉絮。以铁又取一,以验火候之足,辨认真足,然后绝薪止火。”④

这种可以上下烧火的瓷窑,能使火力攻上、透下,使窑内温度均匀,气氛极佳,无疑是建窑技术的重大革新。明《菽园杂记》:

“置诸窑内,端正排定,以柴禁日夜烧变。候火色红焰无烟,即以泥封闭火门,火气绝而后启。”③

这段文字概括性地介绍了装窑、烧造、观火、开间、氧化、还原、开窑等诸方面的烧制工艺,足以说明古代的烧制传统工艺文化的深厚底蕴。龙窑烧制的技艺不是一蹴而就之事,它是我国古代陶人在历经数千年的与火共生中体验总结出来的经验,有着诸多合理的、值得人们深思的传统烧制工艺知识点。依山而建的似龙的龙窑分为窑头、窑身、窑尾三大部分。窑身以分间即阶梯式构成,由于窑尾均为余火,温度较低,所以窑尾用来烧煅釉土之用。依山而卧,间间相连,先人充分利用了上升气流的抽力,流动中的火流还有着预热后面产品的功效。如今龙窑已逐渐淡出人们的视线,渐渐地消亡。代之而起的是煤气窑和瓦斯窑的普及。工业社会科技的发展,促进现代窑炉的发展,价格低廉,操作方便,成品率高,环保、节能的新型窑炉,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以其迅猛发展之势遍及全国各地。后工业社会的机械式窑炉,将传统龙窑彻底摧毁,即便是龙泉的山区作坊也一样封了传统龙窑,建起了煤气、电窑炉。一种具有悠久传统的龙窑及与之配套的素烧窑一起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渐渐湮灭。龙窑的淡出是一支文脉的沦落、传承的断裂。20世纪80年代到21世纪初的这段历史,带给制陶人的是一种发展,同时也是一种倒退——悠久的陶瓷传统工艺的流失!历史会证明一切的。

2.机器与手工

工业机器、模具的高效生产替代原有传统拉坯、印坯等手工生产模式,神圣的手艺受到了机械化的挑战。高效标准化的量产陶瓷,用机械化为主导的产业模式与传统手工艺在效率与经济价值的比较中占尽了先机,获得了社会生活的“话语权”。而以工业化模式批量生产的生活陶瓷用品,因具备低廉的价格,赢得了市场。也由于模具与机器的使用,受到工艺的局限,这种生活陶瓷用品失去了前工业时代陶瓷手工艺物品的精神风貌——那种鲜活的手与物之间的亲近性。当然,两者间还是有着不少相同之处。首先,两者都是陶瓷材料,都要经过火的洗礼,大多为实用性产品。然而两者在精神文化层面,有着巨大的差异。一种是可复制的缺少个性与情绪的纯功能用具,另一种是蕴涵着手与陶泥接触后具有自然灵性的器具,显而易见后者更具有人性的一面。用手直接塑造的物件,残留着一种与人“亲缘”的印记。

鲜活的不可复制的并具备独立品格之特性,是陶瓷传统手艺的艺术特征。手艺的良莠取决于技艺的境界和操作者审美层次的差异。手工拉坯、立坯,或陶塑或施釉等制陶工艺环节,使所创的物件具备了本体意识,每一环节的手艺均包涵着灵性。陶瓷的手工之艺是人类文化思想的结晶。

陶瓷手艺在后工业社会时代受到机械产业化经济效能的挤压,陶瓷传统手艺的生存空间,受地域经济的影响颇深。由于地域经济发展的境遇不同,我国传统老窑区与陶瓷新兴产区,面临着不同的问题。传统老窑区的创作队伍老化,民营经济模式下,生存是首要的问题,市场机制缺乏统一管理,急功近利的浮躁心态,困扰着陶瓷传统手艺的传承与发展。在手工上少有“创生”往往是过度的守旧,止步不前。而以机械先行的新陶区,大多是来样订货加工,很少有陶瓷新技艺的突破,机械化的生产简化了前工业时代分工复杂的陶瓷手工艺,手工操作的简化减少了行业的技术含金量。在这种情境下,作为传统的手艺被忽视,对陶瓷本体手艺的探索研究缺少实质性的文化思想。

手艺与机械的较量是经济与文化的冲突,是两败俱伤,还是双赢共荣,有待有识之士作出抉择。

3.化工原料与天然矿物

天然矿物原材料及传统釉料配方的淡出,代之以化工原料制作釉药的盛行。后工业社会时代的陶瓷行业,制作陶瓷的原料发生巨大的变化,前工业时代的原材料都为天然矿物,而后工业化的釉、泥原料多为化工合成的原材料。由于两者构成因素的不同,导致其陶瓷材料的加工工艺和性质皆有着较大的差异,而这一差异的具体表现便突显为陶瓷手艺的不同内容。现代化学技术高度发展,改变釉的色泽似乎已变得轻而易举了。天然与化工整合的比较,无需多言——一个活泼、有性格;另一个千篇一律,缺乏变化,以致使人产生极度的“审美疲劳”。化工整合的釉料多出于商业和盈利的需要,很少乃至无有企及“雨过天青云破处,者般颜色作将来。”之自然、素朴、诗意的境界。

4.陶瓷手艺的发展

上世纪80年代以来,随着我国经济实力的倍增,人们生活水平有了前所未有的提高,衣、食、住、行的满足,必然引出对生活品质的追求。人们对所使用的器物,已由实用上升为自己喜好且有个性文化品味追求的物化。从这一层面来看,后工业社会的经济发展推动了陶瓷手艺的发展。

陶瓷手艺具有超越自身的文化意蕴,悠久的工艺文化思想,在特殊的时代呈现异彩的光芒。从某个角度而言陶瓷手工艺作为陶瓷手工的规范制度,在文化发展中体现了极为重要的作用。目前我国非物质文化保护工程已经启动,这无疑给陶瓷这门传统的手工艺带来复兴的机遇。在此境遇中,结合当下非物质文化工程的展开与深入,讨论我国的陶瓷手艺,探索行之有效、富有建设性的构想,为陶瓷手艺再铸辉煌,也是适时的。

三、结语

在后工业社会语境下,对传统手艺的重新审视并加以深入探讨,其意义有两方面:

1.这是对陶瓷手工艺的一次厘清。具有留住手艺,抢救与保护陶瓷传统手艺这一非物质文化遗产,宏扬悠久的中华民族文化,传承发展制陶技艺,深化传统手艺的现实意义。中国古代传统技艺具有很高的造诣,曾经创造了灿烂的物质文明。这些传统技艺对现代技术创新仍有借鉴和启发作用。

2.充分利用这一时代的各种因素,拓展陶瓷手艺的生存空间,是当代从陶者应尽的职责和义务。一个行业的淡出,从某个角度而言,也是一种文化的消亡,是一个手艺规范行业神圣性的失落。陶瓷手工艺活在这一后工业社会时期,如同其材质一般脆弱、易碎。《五帝本纪》述说人们“陶于河滨”并“作器什”,还有“舜陶河滨”、“昆吾作陶”,人们以什么样的态度面对人类最为久远的“凝土以为器”的手艺。在后工业社会时代背景下对陶瓷手艺的反思,因了上述的种种,无疑多了些沉甸甸的内涵。

手艺是陶瓷的家园,是陶瓷工艺活的化石。

                                                (周武  中国美术学院副教授)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4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