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4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下一页

2007第二届国际陶艺杂志论坛会发言论文摘要                           富平陶艺村供稿
 

   

第二届国际陶艺杂志主编论坛会于2007116日在富平陶艺村富乐国际陶艺博物馆如期召开,119日闭幕,历时四天,取得了圆满的成功。与会的国外陶艺杂志主编及演讲人共计30多人参加。由国际陶艺家协会主席,澳大利亚陶艺杂志主编珍妮特·曼斯菲尔德主持。大会就当前国际陶艺动态、各国当前陶艺现状、世界陶艺的未来发展以及陶艺材料技术、当代陶艺的创作与思想进行了广泛的讨论和发言。

发言论文摘要:

《当代韩国陶艺》

(洪美玲韩国高级学者)

朝鲜战争之后的恢复时期,一批韩国艺术家开始研究一种新的陶艺文化,这种文化起源干过去的传统,但同时也受到了西方风俗艺术画的影响。最初的发展是从对历史著作的模仿开始的,然后发展为可以表达个人创作感想的传统方式。20世纪6070年代,许多韩国艺术家都去美国和欧洲大学学习。这一现象对韩国的雕塑与陶艺的发展产生了很大的影响。这些受过国际艺术教育的韩国艺术家回国之后,把他们接受的新思想注入了韩国各个大学的艺术教育课程中,教育了一届又一届的艺术专业学生。韩国的当代艺术界中出现了许多在国际艺坛上著名的先锋人物,比如Nam Jun PaikLee BulDoh Ho Suh等。同时,韩国的当代陶艺家也不断向世界学习,重新审视韩国传统的制陶术,这些都促进了韩国当代陶艺的发展。一些陶艺家向装置及影像等艺术领域发展,也有一些则不断追求在现代环境下应用传统技巧的方式。在政府的大力支持下,“世界陶艺双年展”在韩国开始举办。可以说,韩国的陶艺已经在世界上占有一席之地。我的演讲会把韩国当代陶艺现代化发展向大家进行整体介绍,然后也介绍一些能够代表韩国当代陶艺发展的重要人物。

这次讨论主要集中在两个领域:一是学院艺术家的发展历程。二是陶艺家如何将韩国传统陶艺作为一种工具对传统陶艺进行保护和更新。这些杰出的陶艺家包括Kim YikyungInchin LeeHan GilHOng  ROe Kyung-JOeYon ShikBaeOh Hyang Jong、洪美玲、Fulbright高级学者及费拉德尔菲亚社区大学艺术学教授,她一直以来与自由艺术作家、图书馆杂志的评论家大卫·麦克克雷轮德一起工作,两人共同研究首尔当代陶艺,主要包括韩国传统陶艺的新发展,如现代Onggi陶艺品和火学陶艺教育的发展方向。

《艺术·陶艺·环境与特定地点》

(布拉德·伊万·泰勒  美国  毕业于韩国建国大学艺术设计学院工艺系)

背景条件对创作经历的影响十分深刻。在演讲中,我将举些例子,探讨环境与特定地点对陶器创作与陶艺作品的影响。

完全沉迷于材料、创意与周围环境,使人有发现新事物的可能;物质、思想、观念、地点与时间的结合为新的发现创造了可能性。物质、思想与观念都是创作艺术作品过程中不可或缺的关键要素。地点与环境增添了背景的魔力。那些包含并强调地点与时间的作品证明,先天因素与后天因素共同塑造着人类。在生存系统中,人类在不断地进步,发现与适应。进化直接与地点、时间和环境相连系。查尔斯·达尔文在《物种起源》中阐明,人类在不断变化的环境中不断的进化。显然背景与环境必然有着巨大的力量,他们有能力去不断改变生活的本源。

《土耳其陶艺概况》

(芬泽·欧兹衮多杜 土耳其 博士)

土耳其有关陶艺的研究、调查、论文、评论的例证都表现出与艺术家的方法与兴趣相一致的多样性。我们可以从不同的艺术背景去观察不同领域的陶艺艺术,譬如在不同出版物上均有对陶艺的评论,如《艺术作品与艺术陶艺家的分析》、《传统与历史资料》及《概念的调查与评论》。

土耳其现代陶艺的形成和发展作为世界现代陶艺的一个分支,可以追溯到20世纪50年代,基本与国际现代陶艺的发展同步。土耳其艺术家常常在欧洲其他国家接受艺术教育,对现代艺术语言认可并接受。当他们回国以后,极大地拓展了陶艺物创作形式的可能性。陶艺教育、应用及展览都开始于20世纪60年代,这时陶艺产业开始在土耳其有了巨大的发展,13所美术学院的陶艺系开设了艺术教育课。

除了学校教育、工业生产和个人艺术品,土耳其陶艺协会是协调各有关部门之间关系的机构,这些机构成立于1990年,目的在于借助陶艺生产者和艺术家的力量推动社会工业的发展,并增强民众对陶艺的兴趣,提高陶艺的艺术性。这些协会常常安排综合科学、艺术、技术、经济、社会的各种会议、竞赛及展览,以便于陶艺家之间的交流。

《陶艺实践与数字化影像》

(安德鲁·李芬斯通  英国  英国桑德兰大学毕业)

当概念要素变得非常明显,或者更加明显的,当非陶艺媒体得到采用时,陶艺真实性的观念当然地受到了挑战。陶艺家的地位变得更为突出。认为一件陶艺作品是真实的就意味着,首先这件艺术作品必须参照其来源取得真实性。这将使我们在追求理念时着眼干认识陶泥等材料本身。那么,真实性问题对讲述当代陶艺的发展真的如此重要吗?

对影像的利用可以被认为是陶艺领域内新生的,不断成长的好现象。在影像艺术中,位置可以独立于文件外小断移动,创造出一种整体感。在当代,人们可以观察那些利用影像进行陶艺创作的陶艺家。当捕捉陶泥的移动或变化时,影像可以表现出陶泥作为一种材料的变化,并且强调以时间为基础的活动理念以及材料与物体的暂时性。这些要素可以被认为是陶有变化的潜力。是这样一种理念,它超越了人们所熟悉的永存的烧制陶器。因此,与稳定的陶艺物体的熟悉感之间的联系变为流动性的,陶的移动、变更或分解,尤其是建立在时间基础上的活动开始扭曲熟悉感的观念,而这种熟悉感的观念是在陶艺讲述的过程中构造而成的。这种通过以时间为基础的活动对陶的物质性所进行的挑战,意味着这是将艺术家、媒体和思想在陶艺进行表述的语言和舞台内整合到一起的概念实践的一种形式。通过表现所展示的陶艺外部形式的缺乏,暗示了陶瓷在陶艺讲述中人们所熟悉的分类范围以及某种程度的非物质化。如果外部形式变得非物质化,那么像影像一类的媒体还能在陶艺范围内做些什么呢?

《文化影响:从传统的表现方式到现代背景》

(陈国辉美籍华人印第安那州立大学陶艺系主任《后批评主义》编辑)

Gavin ButtGavin Butt是伦敦大学Goldsmith大学视觉文化学院的高级讲师)在他的书中曾这样描述:“在后结构主义之后,后批评论在批评论界及批判理论的任何讨论中都占重要地位。”

我们通过泥土将传统文化与当代文化影响结合起来。对不同文化的体验对人类探索新观点、新情景极有帮助,也可以激发人们的想象力。在个人审美及文化审美方面,也可以提高共享技能,同时对文化也有一定的鼓舞力。

“文化影响:从传统表达到现代背景”提供了一种重要的挖掘文化的、教育的、交流的和建设性的专业艺术审美学的方法。它也有独特的描述其价值和过程的品质,今天的文化很少受制于传统的影响,视觉的交流超越了文化的界限,从历史的观点到当代的视野,泥土和概念是我们自身解释的再次创造。意义是理解的结果,信息并不仅仅表现在塑像之中,而且表现在我们表达的真实性当中。更重要的是,艺术在不断地超越文化的界限与文化的经验。我们怎样与我们的学生进行交流,引导他们去拥抱各人不同的文化背景,将这作为他们工作的一种资源以及怎样在一种大的背景下展现自己。

文化的影响使得陶艺教育超越了文化经验的界限和深远的艺术发展的挑战。作为一个生活在美国的中国人,在印第安那州立大学教书,我明白陶艺教育文化交流的影响和普遍视野的多样性。受过文化影响的陶艺教育努力达到当代交流的最好的效果,并且去寻找其与年轻人的一种联系。

《肢体语言:陶艺挑战着白人世界》

(鲁斯.巾白克澳大利亚哲学博士)

那些表现讽刺性政治性和道德性主题的艺术家相信在某种程度上,它们能够对提升或者改变人们的意识观念做}l{自己的贡献。他们意识到自己有接触到别人本质的能力,艺术家可以用他们展览的作品去挑战,去征服,并且改变现状。我的艺术品_关注的是深植于澳大利亚社会的欧洲中心论和白人偏见以及这种思想对其他人的影响。

Peggy Mclntosh说:“生为白人,就拥有了一个隐形的背包,有特权,有保证,工具,地图,指引,代码本,通行证,签证,指南针,应急工具,黑色支票”。“白色”这个词指的是塑造美国人生活的历史的、社会的、政治的、文化的组织,而且显示了一种权利与支配地位。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够为增强集体意识做出贡献,最终能够通过不断地改变这些牢牢印在我们思想中和生活中的偏见,积极地改变这个社会。

Lucy Lippard的建议:“只靠艺术家是无法改变这个世界的,其他任何个人也是无法改变的,但是我们可以作为正在改变着的世界的一部分。”视觉艺术和小说、戏剧、音乐一样能够反应生活中的社会问题。我的作品致力干批判往主流澳大利亚社会中的权利关系,这些艺术品大多数是面向大众的,就像它们而向一个艺术观众一样。这些因素极大地影响了我的工作方式,产生卜一种更加有教育意义、更加明确的修饰性表现。旧的习惯住媒体影像中占居重要位置,并在推行和保持白人权利方面起着规律的作用。

这些旧的习惯很快变成了可以辨认的可视语言。电影人物都是以此为基础做促销品的广告宣传。通过运用恰当的语言,我重新挖掘并再次描述白人当权的现象,通过我的作品我能展示掠夺权利的运作方式,但是这种方法也会随之引起,由于过分陈述有使形象永存的危机,亦会被一些观众误解,同时也可能存在使每个种族生气的潜在危险性。我作品的目的就是要使用文化及习惯来批判权利的最后的靠山,我没有去避免这种做法,我选择直接解决内在的问题,并且依靠这些作品未来的观众。

《欣赏陶艺:通过实践感受陶器制作的重要途径》

(温迪·图科希尔英国)

近年来,有一种既非功能性的也不是传统陶艺的陶艺品往不断地增加,人们很难对它做出评论,也很难对它进行归类,因为它并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容器”。

在过去的十年当中,绘画与雕塑艺术充分展示了20世纪70年代的后纲领主义者的动向。艺术家选择的创作方式以及传统西方艺术观念的转变,显示出一种复兴的批判性趋势。这种趋势发生在从业者、评论家、评议员以及陶艺领域的学术团体之中,他们作为一个批判性实体做出复兴的呼唤,以巩固、加强当代评论的撰写。在这篇文章中,我建议陷入困境的后现代主义借鉴这样一种分析方法来建立一个模本,来对当代雕塑进行评论。这种模型是由过程来引领的。这种方法的方法论来自干Michel Foucault,他认为那些没有被理论化的物质领域可以通过适当的讨论获得一种更新的解释。

《一种文化:探索陶艺的科学、艺术与创造性》

(詹姆斯·克拉勃英国)

陶艺家与对他们进行评论的批评家之间的关系是编辑、作家、展览馆馆长和行政人员的关系,在这里直觉比知识更有用。作为工艺品,陶艺的技术性常常抑制陶艺家与作家的创造性。我的这次演讲,希望能够运用科学的经验和我自己的一些艺术项目,将瓷器的半透明性与脆弱相互联系起来。一些陶艺家将陶艺与生物学联系起来,对大自然的各种物质形态进行创造性地挖掘,生产出一系列枝状吊灯,营造出室内明灭不定的光线。希望通过演讲希望能够挖掘出某些文化的思想,探讨科学与艺术的差别,寻找创造性思维的不同方法以及加强陶艺家与媒体从业者之间联系的方法。

《陶艺的美丽记忆》

(安妮·布里吉特.力口里美国威斯康辛大学艺术系教授)

我的演讲建立在陶艺的艺术魅力与表现脆弱思想的混合制作手法上。我希望能够通过现实的物体——有些是用泥土与其他材料,如“皮”等做成的;有的是烧制过的表面变化丰富多的泥块;有些暗示了女性的美丽与忠诚;有的是代表了脆弱柔软的碎裂与力量的蛋壳。这些不同的思想,我希望以故事的形式讲出来,邀请参观者来参观我所提到的艺术家和世界。

我将运用世界各地的当代陶艺和历史陶艺的画面,以诗歌的形式来讨论概念,歌颂它们创造力以及内容的鲜活性。我的文章既新又旧,孩子玩积木的故事、树木、森林、泥石坛等都充满了感激,生命与热情。

我在我的文章上附了一些诗歌的语言作为索引献给读者。陶艺的形式似乎含糊不清——媒材常常相互交叉在一起从而创造出一种新的艺术形态。

我希望这能够为观众走入艺术家的世界创造更好的理解环境。当然,我想做到的还有,走入它们的世界,走入它们遥远的记忆。

《韩国陶艺艺术批评的现状和未来》

(尹玉渡韩国馆长)

21世纪伊始,韩国当代艺术遇到了一个转折点。近些年,这个过渡期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韩国国内对艺术的社会认知和兴趣的不断增加帮助了韩国艺术市场的形成,并对艺术前景产生了巨大的影响。然而,当代艺术中仍然存在着各种冲突或需进一步讨论的问题。韩国陶艺艺术也面临着相似的困境。其中,有一些重要的问题是由创造性和批判性之间的不平衡而引起的。事实上,韩国陶艺艺术在并不完备的艺术批评体系中并不被人们看好。在这个背景下,陶艺界必须适应整个艺术界的剧烈变化。在本篇演讲中,我将首先回顾韩国陶艺艺术批评的各个方面和动向,然后再谈谈我自己的观点。我相信这将有助于大家理解韩国陶艺艺术批评。

首先,当代陶艺界只有少数的职业评论家,这是我们缺乏批评的一个原因。其次,大学里缺少陶艺艺术批评的学术课程也是一个原因。当然,大学里也开设一些有关陶艺史的课程,但是选修这门课程的学生却从来不涉及当代陶艺的其他领域,如馆长、评论家、编辑等等。对陶艺界的整体来说,如果它的某个部分发展不健全或是不平衡,就会对整体产生巨大影响,并会最终影响整体的发展。因此,陶艺艺术必须重视并培养批评这个学术方向来克服其不平衡性。

《面向中国当代艺术的中国现代陶艺》

(白明中国著名陶艺家《中国陶艺家》杂志付主编)

演讲旨在强调用陶瓷材料作为一种表现媒材的当代艺术家创作的陶艺作品,如何脱离中国陶瓷产区的风格而走入中国当代艺术的范畴,从而共同组成中国当代文化的完整面貌。强调技艺只是一种创作手段而非创作目的。

《写作与评论在陶艺教育里的重要性》

(陈雨前中国景德镇陶瓷学院教授)

本文介绍了作者作为一名陶艺评论家和陶瓷文化学家的学术历程和业绩,介绍了在中国陶瓷学术史上两件重要的事件:“景德镇学”和《中华大典·艺术典·陶瓷艺术分典》的基本情况,并就写作与评论在陶艺教育里的重要性,从四个方面阐述了作者的基本观点。写作与评论,是对陶艺作品意义的解读和阐述;写作与评论,是对陶艺特征与特质的挖掘和把握;写作与评论本身,是陶艺审美过程和审美教育的一个必然过程;写作与评论,是引导陶艺发展和激发热爱陶艺情感的一个途径。

《半透明的瓷器,在光亮工作室内工作的陶艺家与工业设计者》

(玛格丽特·欧若克英国)

我的演讲旨在讲述创造力与想象力对内部大小不同的半透明瓷器一一这种工业制品的设计,及对其光度调整等方面所作出的特殊贡献。

27年以来,我一直运用我与瓷器和光线亲密接触所积累的经验。我于1999年在英国S trock-on-Tre ntWades瓷器陶器工厂工作了三个月,主要是为了研究这种工业制品瓷器的光线设计技巧。2006年,我与丹麦的皇家哥本哈根工厂合作,在丹麦的哥本哈根市AmagertoV的旗帜工厂安装了大规模的机器设备继续进行生产、研究。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下一页

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4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