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4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首届广东当代陶艺大展研讨会记要                                                 广东省美术家协会    陶艺委员会供稿
 

   

左正尧(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副馆长):刚才,在这里举行了“首届广东当代陶艺大展”的开幕式,现在,我们又在这里举行“首届广东当代陶艺大展”学术研讨会。首届广东当代陶艺大展是广东省第一次如此高规格、大规模的展览。说它高规格,是因为这是第一次在广东由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广州美术学院大学城美术馆共同主办的陶艺方面的大展,也是广东省美术家协会陶艺专业委员会成立后首次承办的展览。说它大规模,是鉴于参加此次大展的人数多,展览分特邀展、港澳展及广东陶艺家作品展三个部分,参展陶艺家共计150多人。从某种意义上讲,此次展览不仅是广东地区,同时也是全国陶艺家参加的陶艺大展。陶艺在广东有着深厚的传统,广东不仅拥有影响不凡的陶艺产区,同时也拥有深厚的陶文化。开幕式上,韩美林老师、许钦松主席和黎明院长都分别致词,他们从学术的角度高度肯定了此次陶艺展,这对广东陶艺既是鼓励也是鞭策。为了鼓励广东陶艺的创作氛围,广东美协还专门为此次大展设定了奖项。

下午的研讨会,希望大家就全国当代陶艺的现状、陶艺的传统与当代性、广东当代陶艺在中国的影响及地位、发展、现状等议题进行讨论。研讨会将由清华大学美术学院教师、《中国陶艺家》杂志副主编白明先生和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教授、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罗一平先生共同主持。现在我把主持权交给两位主持人。

白明:在今天这个研讨会开始之前,首先,由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广州美术学院院长黎明先生代表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宣布今天上午经过九名专家委员评审的获奖情况。今天上午由以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主任韩美林老师,广东省美术家协会主席许钦松老师,广州美术学院院长黎明教授,武汉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陈汗青教授,广东省美术家协会副主席李劲垫教授,中国美术家协会艺术委员会秘书长朱凡先生,四川美术学院著名美术批评家王小箭教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白明教授,中山大学传播与设计学院、中央美术学院博士罗一平教授等组成评审委员会对参展作品进行了评选,这些评审专家都是全国性大展的评委,这次广东省的陶艺大展能有如此高规格的专家评选,其权威性和学术性都已达到国家级的高度。

黎明:下面我宣布广东省美术家协会“首届广东当代陶艺大展”评选结果:

金奖(2名)

左正尧《天九地八系列》  谭红字《族群》

银奖  7名)

顾鼎之《陶首饰》    余平《英雄》

周松《加纳大鼓》    魏华《夫妻》

吴松《红磨坊系列》  陆斌《新甲骨文》

李蓓《光系列——日常》

铜奖(9名)

陈震《仕女系列》张海文《贝海涟漪》

程禹卫《鱼群》  刘奇《耕耘记忆》

黄新本《葬花》系列之《冷月葬花魂》

林冰《流形》    张倩《戏台》

黄焯南《静观自得》  黄松坚、黄志伟《夏》

贺大家。

罗一平:下面请朱凡先生讲话。

朱凡:这个展览,在目前国内陶瓷界,从艺术的标准来看应该是达到了最高水平。这是不可否认的。从这届陶艺展能够看出我们广东省的陶艺界确实是有实力的,也看出了将来的发展前景。这个展览对下一届,对我们全国的陶艺展,或者是全国的下一届陶艺展都起到了很好的推动作用。我相信在它的促进下,会出一些更好的作品。简单地说,实际上我们陶瓷界跟其他传统的艺术门类有很多相似的地方。现在我们对当代陶艺这一块应该有一个清楚的认识,我们要把握好原来那些好的、优秀的传统文化和当代艺术之间的关系。走得远了,人家会不认;走得太近,又会被划分到工艺美术和民间美术中去。陶艺和漆艺都面临着这个问题。我们陶艺要找到自己的一席之地,也应该有这个目标,在中国美术界当中能够真正站得起来,像巾国的传统艺术一样灿烂光辉。谢谢大家!

罗一平:谢谢朱凡先生。我们现在把话筒交给四川美术学院的王小箭教授。

王小箭:既然是当代陶艺展,当代性是就是第一位的。我认为可以从三个方面确定陶艺作品的当代性。第一是从美术史的角度,也就是说,它是不是中国当代美术逻辑的一个新的增长点;第二是从和传统陶艺进行比较的角度,也就是说,能否区别于传统陶艺;第三是从观念或理论的角度,也就是说,是否是当代观念的载体,是否能成为当代艺术理论的话题。可以说,这三方面构成了一个相互联系的三维坐标系。

中国当代美术史现在没有一个公认的起点,一般可以认为从20世纪80年代中期开始,往前一点可以从改革开放开始,或者从“星星画展”开始。在这个研讨会上,显然没有时间充分讨论中国当代美术史的确切起点与每个历史细节,只能大概梳理个线条,然后把这次陶艺展摆上去。“星星画展”之后是四川画派为代表的乡土写实绘画与伤痕美术,代表性艺术家有罗中立、何多苓等等,再有就是以吴冠中和部分“人到中年”的美术学院教师提倡的形式美,代表作品有北京国际机场壁画《泼水节》和李少文的《九歌》。这类作品多数受到莫底利阿尼风格的影响。之后就是在座的同学们都知道的85新潮,左正尧老师就是“老85”之一,我还专门写过评论他作品的文章。后来的政治波普是85的延续,艳俗又是政治波普的延续,这是栗宪庭自己说的,我也认为是这样。这段时间也是行为、装置、Video艺术的活跃期。70后、80后、卡通一代的说法我不赞同,但的确有一批这个年龄段的艺术家和追求卡通风格的作品,你们广美和我们川美算是领军,我就不多说了。恰恰就在这个时期,中国当代艺术突然合法化,于是它马上转变成艺术市场的宠儿。平面作品受到追捧,装置、行为、抽象艺术受到冷落,批评在资本的力量面前失语,于是才有了刚在北京结束的中国批评家年会。我是刚开完这个会就到广州来你们这个展览和在这里发言的。

好了,中国当代美术史的脉络已经拉到了我们这个现场,拉到了这个展览之前,更多的我就不说了。站在历史脉络上看这次当代陶艺展,首先是它非平面性的当代意义,因为市场追捧的主要是平面作品,特别是油画。我们都知道,市场上走红的基本上都是画人的作品,特别是所谓“大脸”这一类。只强调视觉意义的抽象作品,是被市场冷落的。再有就是不表现人,只表现物的“物语”类作品同样不受追捧。与形式和抽象关系最密切的是材料,材料又是陶艺自身的突出特征之一。我认为,当代艺术就是合法化了的前卫艺术,因此它要具备前卫艺术非主流的特征,这个展览就体现出上述非主流特征,与中国批评家年会在时间和宗旨上是一种平行关系,因此应当说,其当代性即前卫性是可以肯定的。

接下来是和传统陶艺的区别问题。简单地说,必须是当代艺术家选择了陶艺这种方式,使陶艺成为当代艺术的载体,不然很可能把传统陶艺当成非主流的当代艺术。传统陶艺属于工艺美术范畴,文革的时候我在北京雕漆厂当了七年工人,对这个门类的特征还是比较了解的。这个行业基本上是按材料分类进行行业划分的,比如象牙、玉器、漆器、景泰蓝,等等,都是按材料分类的行业。材料就是物,但没有现代性的灌注,是不能成为我们说的“物语“”和“物(质)性“”,因为我们说的“物语“”和“物(质)性“”,是有条件的,有范围的,是特指当代艺术中的一种倾向,而不是所有使用材料的产品和强调材料性的作品。工艺美术另一个特点是强调技术与技能,因为一种特殊的材料必须要有特殊的加工制作技术。工艺美术不是没有创新,我在工厂的时候就经历过工艺美术创新,当时就有象牙雕刻《草原英雄小姐妹》。我干的雕漆行业,也有类似的创新,但这些创新都离不开技术技能,虽然也可能沾前卫、当代的边,但其本质是对前卫或当代现成话语或话语方式的借用,就像服装设计也可以借用政治波普之类的元素。_[艺美术以及现代设计的这种创新,毋宁说是前卫或当代艺术在其他视觉领域的影响,这也是当代艺术的重要意义,但绝对不是当代艺术本身。当代艺术本身的创新必须对当代艺术有推动意义,或反思意义,是美术史逻辑链条的一个新的环节。比如,艳俗艺术采用陶艺的方式。在这个展览中,有些作品就更接近借用当代艺术方式的工艺美术创新,这种作品的创新价值更多地体现在工艺美术领域,而不是纯艺术领域。广东是中国陶都之一,当代陶艺创作中有这类作品是很正常的,但如果按照当代性来评选,绝不应当往前排。这不代表歧视这类作品,而是这个展览的定位第一为当代性,不然也没必要请我这个当代艺术批评家来发言、当评委。

最后就是从理论或观念的角度,看作品本身是不是具有当代性。这个问题与美术史的逻辑有关。美术理论的问题从来就离不开美术史,但和纯叙事的美术史还是有所区别的。这个问题也与当代陶艺与传统陶艺的区别有关,甚至可以说是对这个问题的深入探讨,深入到观念和理论层面。但在什么是当代性,什么是中国艺术当代性以及中国当代艺术有没有独立于西方当代艺术的当代性,这些问题还没有个定论的当下,要论证具体作品的当代性是非常困难的。但既然有“当代”这么个被普遍使用的说法,这个展览又采用了这个说法,也就不能绕开这个问题,特别是对于我这个搞理论和批评的。在这种两难境地,而且发言时间又非常有限,我只能从形态学角度简单说几句,可以说这也是我这次参加评选的标准。

第一点是要方不要圆,因为传统陶艺甚至传统艺术基本上都是圆弧造型;第二点是要大不要小,因为传统陶艺甚至整个工艺美术主要是生产小摆件,传统家具中的多宝阁就是为这种小摆件量身订做的,反过来也是对工艺美术品体量特征的最好证明。第三点是要实不要空,因为传统陶艺大多是器皿,器皿的特点就是中间是空的。我在和一些评委谈我的这个看法的时候说得有点过,或者有点错,把要实不要空说成是实心的,现在更正一下,是看上去是实心的感觉。比如左正尧的骨牌,他告诉我是这是空心的,并且能挂在墙上,我才知道它是空心的。再比如武时雄的几何化的作品,李蓓做的工具,周武做的农具,看上去都像实心的,如果艺术家不告诉我是空心的,我就认为是实心的。这三位艺术家的作品,也属于我前面谈的“物语”和“物(质)性”。我在写焦兴涛的雕塑的时候和谈几何抽象在中国现当代艺术中的短缺的时候,都谈到“物(质)性”的问题。我写焦兴涛的雕塑也主要谈他的《物语》系列,并使用了“人满为患”和“物以稀为贵”来形容《物语》系列在当前艺术语境中的意义。当然我这“三要”、“三不要”只是对我观点的简要甚至粗糙的概括,绝对没有“理论指导”的目的,更没有强加给所有评委,作为统一的评选标准的意思。我说得再有道理,在评选中也只是一票。

总结一下,我一共谈了三点。是从中国美术史的逻辑脉络来看这次陶艺展的意义。第二是从与传统陶艺的区别看参展作品。第三是从理论和观念的角度谈展出作品。最后结论是这个展览可以被看成中国当代美术的一次重要展览,是与中国当代艺术创作发生对话关系的展览。因此,感谢主办单位和为这个展览忙碌的所有工作人员。谢谢大家。

罗一平:谢谢王教授的精彩发言。王教授在发言中提出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即当代性的问题。他对当代性有两个概括:一个是观念,在观念上我们如何进入当代;一个形态,在形态上我们如何进入当代。他举了一个很有意思的比喻,传统陶艺它之所以传统,是因为造型以圆为主,中国传统哲学尚圆,圆具有一种中庸性,包容量大;现代陶艺以方为主体,方是什么?方是一种扩展、扩张,适合我们当代视觉文化的扩张力,所以当代陶艺以方为主体。王教授在这里提出的当代性,强调了我们广东在今后的发展中的一个关键问题。

现在我们请武汉理工大学的艺术与设计学院的陈汗青院长讲话。

陈汗青:各位老师,各位同行,看了这次陶艺展,我感到很震惊。在一个省,举办规模这么大,数量这么多,质量这么高,观念这么新的展览,这确实是很震撼的。各个省的陶艺展都大同小异,但是像广东省这次陶艺展定位这么高,这么重视,确实是很难得。中国美协朱凡先生刚才已谈到,在目前国内陶瓷界,从艺术标准来看,这个展览的确显示了其学术的深度。我还有几点感受:作为当代陶艺来说,它不是传统的陶瓷美术。中国有几千年的陶瓷文化,中国的名字(China)在英文中就是陶瓷。但是,当代陶艺是创造性、实验性和颠覆性的。展览的作品,明显的使我感到作品的开拓性和颠覆性,包括题材、工艺、环境、观念,给人耳目一新的感觉。广东省的陶艺创作已形成了一定气候,我想,这跟广州美术学院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广美的学科骨干起到了很好的领军作用,他们率先在陶艺作品中进行颠覆性的实验。有些东西在几年前我们是没机会看到的,这都不是单一方面的变革,不仅体量上做得很大,而且从材质、设计、用料,包括图形设计,跟周围环境的关系都非常考究。例如美术馆外面的两件作品,尽管这两件作品没有拿到大奖,但是我们可以看到在陶艺和景观的配合上,空间层次的变换上都做得很好。这次展览,还有一个纵向的比较和一个横向的比较,比如包括了港澳地区的作品,各地陶艺专家的特邀作品,在展览层次上可以说是相互呼应,更加衬托出了广东省陶艺改革的前沿性。

后面还有发言,展览中的作品我就不一一列举了,但是从展览中我们可以看到,无论是传统的题材还是现代题材、变异性的题材,包括文革题材,或者说旧瓶装新酒一类的题材,都有深刻的含义,都看得出作者做出了大胆创新和探索。如果广东陶艺家们没有在观念上,思想上,特别是在艺术创作的理念上有这样一个飞跃,我相信不会有这么好的展览和这么好的作品。

另外,我还想提一个建议,现在已处在一个网络时代,陶艺如何和网络技术联合在一起也许是一个新的主题,当然还是以陶艺为主,进行融合表现。我相信会有更多人来关注这一块,会创作出更多的作品。广东省是大师辈出的地方,通过这类活动会涌现出更多的优秀作品、更多的陶艺家、更多的陶艺新秀。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罗一平:谢谢陈院长的发言,我们现在请著名的陶艺家白明先生发言。

白明:前面的几位专家学者都说了他们的看法,我可能稍微有一点点不同的地方跟大家沟通。我今年参加了很多的活动,这次有一个感受,就是意外于广东省的这次展览规模这么大,而且作品这么好。原来我以为我对广东省的陶艺现状比较了解,因为一直在这个领域里活动,现在才发现不是这样。我来之前开玩笑说不来也知道是怎么样,但是这一次一来就感到有很大的不同。有些作品确实在观念上有很大的突破,我认为这是我看到的展示效果最好的展览。同样是陶艺作品,如何展示,这是很重要的问题,这已经超越了陶艺的技术层面,已经超越了以前很多的工艺美术师与艺术家。不应该是做完了作品就以为作品完成了,实际上还远远不够。作品做完了实际上只是一个单纯的形态在摆在那里,它还需要周边的环境、形态以及你个人的想法对它进行完善。

这个展览给我深刻印象就是,它不像是一个大杂烩。再好的作品像个垃圾堆一样堆在一起也出不了效果。作品的展示需要很好的光线。我最近上课带学生看了汝窑的作品,如果灯光好的话,作品从内到外可以看得非常好,非常通透。现在在故宫看,陶瓷的展示没有灯光可言,作品的空间占有的力量和艺术感,被这种微弱的光线和粗糙的陈设严重干扰了。同样的作品展示效果不同,会有完全不同的感觉,这是我自己看到的,是非常重要的一个问题。但这一点广州美术馆做了非常好的尝试,在陈设方面考虑得非常周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已经使作品得到了升华。在这里感谢美术馆的工作人员。这对艺术家来说同样也是个考验,就是如何才能使自己的作品在完成之后,显示出它真正的艺术魅力。艺术真正的价值是它所完整呈现出来的人文感染力。

好处说完以后,我觉得有一个明显的问题必须提出来的。大家都在说好的,也应该有人说说不好的地方。

这个展览分三个层次是非常好的。第一,将全国重要艺术家的作品,不管是大还是小,重要的都请来了。另外还有港台陶艺家的作品。实际上将这么多作品放在一起进行对比是一种非常重要的交流方式,因为人的视觉比文字敏锐,得到的讯息也更直接。广东省的陶艺创作在进步这么大的情况下也呈现出一些小问题。大体来说有两个问题,一个是材料呈现相对单一,这个单一是跟地域有关,比如说佛山是一个陶瓷产区,所以很多人习惯于使用当地传统的材料,也习惯于运用这种材料的表现语言。但是当一个城市,一个区域都在做同样一种类型的东西时,几百件东西放在一起展览,视觉很容易疲劳。观者非得靠得很近,琢磨得很细才会觉得这个作品好。这种情况下显然作品是非常缺乏当代性的。所以我觉得在陶瓷材料多样性的挖掘方面还缺乏了一些。

第二是烧成的问题,整体来看烧成方式还是比较单一。这种情况导致的后果就是,整个陶瓷产区陶瓷艺术创作很难呈现出当代性(因为多元化是当代性的特征之一),也就很容易被别人拒绝。拒绝会导致孤立,孤立会使你变成工艺美术家而不是艺术家。艺术家很容易接受新的东西,很容易吸收不同人的意见,吸收不同的文化,但工艺美术家可能不是这样。这不是工艺美术家本身的错误,是因为陶瓷创作是一种技术性很强的过程,很容易使人对自己的手法产生迷恋,在欺骗自己的同时觉得,自己的技术越来越好,从而越来越固化这种形态。创作者觉得总是只有自己的东西好看,别的东西就不好看。这种心态也使他们很容易受伤害。他们会想花了这么多精力,做了这么多作品,你们为什么觉得我的作品是工艺品而不是艺术作品呢?人一受伤害就会害怕,害怕就会保护自己,那么就会拿自己的行业特性来回敬人家,这个时候人家就不跟你玩了。这就使陶瓷艺人永远在一个小圈子里面自己跟自己玩,不太容易进入一个文化大圈子里面跟大家一起玩。

以上是这次展览给我留下的一个好印象和一个不太好的印象,谢谢大家。

罗一平:白明教授讲得很专业也很中肯,现在我把话筒交给我们来自远方的客人,香港陶艺家黄美莉女士。

黄美莉:对不起,我的普通话差一点。我参与过很多次这类活动,也参加过中国美术馆的展览,但如果以空间来说,广东这边真的很令人满意。香港是一个很小的地方,不可能有这么好的展览馆,也因为场地的问题,香港举行大型活动的机会暂时来说还不是很多,我们想安排与国际国内的陶艺工作者一起交流的活动也不容易。所以香港的艺术家都是参加外面的展览比较多。在座很多都是老朋友,我们都是在很多不同的展览上会碰头而熟识的。香港地区也有陶艺方面的课程,有本科的,研究生的,还有博士生的课程。所以现在来说,我们香港也培养了一些年轻的陶艺工作者。此外香港也有一些资历较深的陶艺家,其中一部分人在当老师。我们这次来参加这个联展是透过韩老师安排。香港方面的陶艺发展比较缓慢,有一部分是因为空间的问题。对外交流方面还做得可以。原来香港地区的陶艺工作者大部分是去欧美学习,向国内学习的机会相对来说不是很多,但是现在来说就比较多了。香港是一个非常商业化的社会,在文化方面还是欠了一点沟通。我们香港做陶艺工作的人都蛮努力的,虽然地方很小,但是也在尽量跟上来。我今天也没做什么准备,有一位冯女士,她是香港教育学院的教授,她可以补充一下。

冯笑娴(香港教育学院助理教授、博士):总的来说,我们香港的学生有比较多的机会到国外去留学,所以你们都发现香港的陶艺作品受到很多外国不同的风格的影响。另外一点,就是因为我们的地方特别有限,所以作品都比较小。刚才黄小姐说了,香港的地方比较金贵,而且,我们大部分都用电窑,所以跟国内的艺术家相比就有很多缺陷,作品都比较弱,比较小。我们有很多材料跟观念都是从外国来的,例如英国、美国、日本的,但有些时候我们也自己调制原料。可是在国内我们看见很多艺术家采用中国传统材料,比如青花瓷、釉,有些技术也与别的地方不同。在香港没有那么多传统的东西,我们可能会去很多不同的学院学习陶艺,我们中学、小学的老师甚至都会接受陶瓷制作的课程训练。虽然时间不长,也不是太专业,比如在他们的课程里面大概只有三、四个小时学习陶艺,但这个是我们中学跟小学美术老师训练的一部分。可是在香港,陶艺现在仍然不是一个专科,当然也有一个叫香港艺术学院的地方跟国外合办了一一些课程,他们有一些陶瓷专业的硕士跟博士的课程。我想说的就是这些。

罗一平:谢谢两位女士的发言,我们现在还请香港的陶艺家邓炽煌先生发言。

邓炽煌:我补充一点,香港的作品,大家都看到是很小的,我们香港地方很小,所以我们的作品都是做好以后就放到家里面,都是很小的体积。另外我们用的材料品种比较多,美国、日本等其他地方的都有。另外,香港的陶艺家,我相信大多数都是个体户,就是自己很小规模地搞创作。所以每个艺术家都有他们自己个人的特点,这个是跟国内有一些分别。现在我们香港也有很多陶艺的爱好者来到美术馆,这个对我们来说是跟国内的爱好者、大家进行交流的很好机会。有很多东西我们还是要跟大家学习。另外,很感谢刚才几位专家、老师们,他们讲得很有意义。我说完了,谢谢。

罗一平:谢谢几位香港艺术家的发言。我们现在的发言非常紧凑、热烈。没有时间逐一发言了,下面希望大家自由发言,畅所欲言。我相信,我们来到这个美术馆,不管是艺术家,还是参观者,都一定很有体会,大家一定有很多话要说。

甲:我是从事陶艺教学的,在座有很多是学校来的老师。我看了很多的陶艺展,也看了很多国家级别的展览,很多学术展对于技术研究得并不深入。但我觉得这次广东陶艺展很讲究,无论是选题还是选作品都特别讲究。另外,展示的方式、方法特别值得我们借鉴。我这次征宜兴参加了陶艺展,规模、方法、层次上都稍微显得有点乱,好像是把作品聚集起来,大家往一块热闹热闹,摆一摆就完事,指向性不明确,层次也不清楚。而这次广东首届当代陶艺展,应该是对我们认认真真做展览起到了一个楷模的作用。

乙:刚才你们开会的时候我稍微看了一下作品,作为一个省陶艺大展,我觉得确实很不错。里面有两、三件东西我看了非常喜欢,无论从工艺,还是从观念来说,都很成熟。前面白明先生也提到,现在中国的陶艺问题不是跟国外、日本、欧美相比。我个人认为在材料上国内陶艺家还有待进一步进行挖掘,因为材料本身是艺术形式没法替代的。我觉得这次陶艺展最有魅力,最值得去挖掘的地方就是对材料表现性的挖掘。

罗一平:后面还有哪些人要发言?

学生:大家好,我在一个展览上听到一个陶艺家说,他到美国的时候,有一位老师跟他说,你们中国以前的艺术是最好的,现在你们做得是最差的。我听到那句话觉得非常心痛。改变现状需要大家的努力,我作为学生,也一直在思考,应该怎么发展才能达到国际水平。谢谢大家!

白明:这位学生说的话很让人感动,他说的实际上这是全国各大学都面临的问题。有时候跟学生沟通的时候,会发现学生比老师还困惑,可是这些困惑有很多是被限制的。就他说的问题,我有一个建议,不能保证每一个大学都有陶艺专业(这个可能跟学校的设置有关,一个专业或者一个系的建立,恐怕需要时间也需要气候),但是作为一个选修课程的设置,它完全可以达到作为一个专业设置所达到的效果。比方说西方的工业大学有很多工作室,它的所有窑都开放,让学生去烧。所有的原材料都会买进,学生只是需要花钱购买。最重要的,他的整个工作室的资源,一直从早上8点钟用到晚上12点钟。先把工作室的配制、资源充分利用,这样就很好了。

我再补充一点,就材料的单一性来说,佛山的材料并不是完全单一的,因为现在的状况跟以前不一样了,你现在要买全中国最好的泥巴,随便买。德化的泥,宜兴的釉随便买。让负责任的人管好,让学生随便使用,窑不用做大,做0.30.5个平方米足够了,不要再比它大了,然后让它天天烧,只要让学生看得到他做出来的作品,自然有很多东西会得到修正,他们会自动去调整的,只要给他时间,给他机会,给他材料,他就会做好。有的学科是需要变化的,但是需要大家的引导、支撑,谢谢!

白明:我再补充一下,刚才罗一平教授说让我来做总结,我觉得今天下午的研讨,确实是非常的活跃,只是唯一有一点点的可惜,没有机会让一线的陶艺家来发言,如果周边还有谁发言,还可以继续说。

学生:老师,大家好,我是广美的学生,看到这个展,我自己在这个过程当中学多了一点东西,说一点我自己的启示,我们大家在做一件作品当中,只是单一地做一件作品,而没有考虑到把它放到一个环境当中,是不是放到一个整体里面,其实我们做的东西是应该放在一个空间里面,然后根据这个空间的一些环境,还有一些当地的光线,或者一些氛围,然后自己再命一个主题,或者进行创作,进行文化内涵更深的创作,而不是单单地把一件作品做得多么细,多么精,而没有一个空间状态或者一个氛围,我觉得一个好的作品是应该处在一个空间里面。谢谢。

白明:说得很好,现在学生思考的问题都很多。其实你刚才说的那些话题,展开来说的话,它是一个教育体系的问题,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得清楚的。下面还有点时间,还有谁要继续发言?要勇于表达自己的观点,实际上提出问题的意义是在于有机会跟别人有更多的交流机会,或者引导别人来思考、解决这些问题。还有没有人提问,或者发言?如果没有的话,时间也比较晚了,我把话筒交给罗一平教授,让他最后结束。

罗一平:今天下午的研讨会非常的热烈,时间也非常的紧凑。这次广东省首届陶艺大展办得如此成功,首先,广东省美术家协会起了重要的作用,美协非常重视广东省的陶艺事业,专门成立了一个陶艺艺委会来推动广东省陶艺事业的发展;其二,广东省新成立的陶艺艺委会起着重要的作用,艺委会为展览做了大量的工作;其三,陶艺大展办得如此成功,还与广州美术学院的支持与推动分不开。刚才,武汉理工大学艺术与设计学院陈院长讲过,作为一个省,一个地区,陶艺的发展离不开学院教育的支持,我非常赞同这一观点。今天上午我一进展厅就见到黎明院长在这里,他认真地组织了评委对一、二、三等奖的评议。今天下午的研讨会他又一直在这里,至始至终地参加研讨会。由此可见,广州美院对陶艺事业的重视以及对本届陶艺大展的支持,我们谢谢黎明院长,今天的研讨会到此结束。谢谢各位!

 

 

上一页 主页 上一层

中 国  陶  艺  家  

2007 04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