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 国  陶  艺  家  

2008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主页 下一页

守本求新 理一万殊
 
---工艺美术师修养及创作刍议--- 陈文增
 

   工艺美术大师首先是艺术家。(以下统称艺术家)艺术作品创作是艺术家的劳动过程,而作品的好坏则代表着艺术家水平的高低。当代艺术市场呼唤真正的艺术家和高品位的艺术作品,摒弃艺术市场中的华而不实之作,然而真正的完美的艺术家不是天生的,而重在后天努力,一个极为重要的方面就是艺术修养的加强。艺术修养不在作品本身,但通过作品能看得出来,艺术修养真正决定了艺术作品的品位。这里提出守本求新、理一万殊的观点,就是提倡艺术家把握自性及原创意识下的艺术品质。同时于当代社会大文化背景下实现通融和超越,并以一种新的形式和内涵在反复的艺术角逐中而标新立异。随着历史的推进,文化的变革和艺术出新,尽管我们的艺术视野被演绎的眼花缭乱,创作理念又时而搅和得纷然无序,艺术创作撞入一个又一个山重水复,最后于举目茫然和不知所措中明白了一个真理,那就是理一万殊。就是经过了千万次寻绎,艺术家终于在灯火阑珊处蓦然回首,发现了自己。

  一、艺术家成功的三个条件

   真正的艺术家不是单纯的,首先是社会和时代的产物。他的作品和思想肯定打有时代的烙印,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创作标准,并形成独特的艺术格调和思维见解。这种综合能力的介入,无疑确立了艺术家的艺术地位和社会影响。但对于艺术家来说,果欲在强烈的竞争中达到目的的理想化,势必做出在通往这座美丽殿堂中的所有努力,拟或是各种考验和磨难。同时先天的赋予和后天的奋斗都成为每位赢家的应有法码。

    1、才艺

   才艺是个概念,是才和艺的并称。但却被赋予了偏正意义,以艺为主要内容。不妨说是才之基础的艺术表现。以下才情、才学皆同。才艺是与生俱来的,这不是宣扬天才论。实事求是地讲,艺术家首先须具备艺术天才,没有天才,后天的努力只能是一个条件。才艺者,喻精巧之手,虑事之心,皆能做到完美周全。这就是才艺的具体表现。有人以为,凡聪明者,皆能做到,我以为不然。聪明和才艺是两码事。具有聪明条件的人,有的善辩,有的善算,有的善舞,有的善唱,有的长于骑射,有的则长于诗赋,有的缄默则少言寡语等等。电视台上演的音乐指挥家周舟,他本是弱智儿童,论智商决不会高,但对音乐却有一种特殊的感觉,闻乐而动,闻乐而舞而踏。说到底,这是一种才艺表现。话题讲到这儿却引出了另一层含义,那就是说才艺并不都出现在聪明人身上。因为天赋的条件因素是多种多样的,有的耳聪,有的目明,人身上的某发达条件和因素正是这个人的天赋。如果人能发现自己的长处和短处,那他因此而扬长避短,虽然他不是一个绝顶聪明和较高智商者,他也一定能成功。有的人本来很聪明,也有良好智商条件,他如果选择自己最弱的一项去发展,那他一定会失败。才艺属于人身上的一个先天条件,在某些人身上,显示得特别发达和突出,在有些人身上却不怎么明显,这就是在同等智商的人身上才艺多少的区别。

    艺术家的成功,抑或说成功的艺术家肯定有才艺,才艺缺乏是注定做不到位的。凭一腔热情,人云亦云,步人后尘,拾人牙惠者,决非真正的艺术家。才艺如寸绿,不是生来的大树,它需要培养,需要磨练,需要成长。才艺的成长过程,就是艺术的实践过程、抑或说贯穿整个作品的创作过程。它同以下诸条件一起成就了真正的艺术家。

    2、才学

   才学是后天的,与才艺相对,属于天上人间两姊妹,备以才艺者,必须配以才学。才艺足而才学不够,是不足以成其事、享其名的。

   "人本学而知之,而非生而知之",(《论语·季氏》)这是唯物论者,天赋只是一个方面,不学仍是空话,如考大学一样,才艺仅仅是一张准考证,才学才是你所具有的知识和才能。

   古代学者主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明·董其昌《画禅室随笔》),指的就是学者、艺术家要走出去多长见识,要多读书,多明事理。艺术家作品评定虽然以作品本身形式出现,但内涵和品位却在作品之外。这就提到了才学。只俱备才艺的艺术家所占有的只是一潭死水,备于才学而且不断增长和补充的艺术家就像一条大河,澎湃汹涌,永不枯竭。

   人之才学就像人要吃饭一样,人不吃饭就要饿死,人不学就要僵化,才学不进,有才艺又如何。有的艺术家才艺绝顶,唯才学不进,几十年一个老面目,数十年还是几句老调,固步自封,只见人不足,不见人之长,这原本才学不足之故。

   才学是一种学识、修养、学问,是艺术家之必备,它随时间而鉴其功,赏古器而定其价,为学而知其新,为人而礼其恭,为艺而识其品。为艺者,我仰齐璜前辈。白石先生以画行世,以诗立品,以印添彩,以书留名,诗书画印四绝。按齐先生自己讲,书第一,诗第二,印第三,画第四。不论老先生如何评价自己,而他的才学之深是不可忽视的。

   作为画坛宗师,其外三项也如此绝顶,殊是可贵,以诗为例:"广西时候不相侔,自打衣包作小游。一日扁舟过阳朔,南风轻葛北风裘。"这首七绝诗写出如此高妙境界,可想艺术家画外功夫之深厚,既遵守格律,又不受拘束,平仄关系用得灵活。绝句虽只有短短四句,二十八字,但于起、承、转、合去细品鉴,让人感到十分的精妙。艺术家是一只鹰,它有两只翅膀,一只是才艺即艺术本身,一只是才学,即所具有的学问,二者缺其一,必不能飞腾。

   齐白石之外,有张大千、黄宾虹等老艺术家,都是具有大才学的人,他们的作品中渗透的才学文识,伴以才艺,使作品升华到一种化境、妙境,令人神往。所以艺术家才学的锤炼是时刻不能放弃的,有才学,艺术才能常新。

    3、才情

    才情这个问题,有点抽象,有点难解释清楚。一个情字范畴很多,这里多指情感,激情、真情、情愫、情意等,同才学连结起来,则谓才学基础上所秉承的真情和激情。

    作为艺术家,作品中体现的是才艺的发达,才学的深厚,还必须具有才情的浓烈。艺术创作过程无疑是才情奔泻、坦露的过程。看书法家作书,濡墨染翰,起笔从徐,随情感而动,遂有徐疾高迈,书到深刻处,性情激荡如大河奔涌,无可遏止。这里所看到的除艺术、学识之外,推动和展示作品创作的过程就是一种激情、一种情感力量。

    在书法创作上,尤以潇洒自如体现本真为佳者,还属历代文人手札最为精彩。这其间有友情的传递,有文情的跌宕,更有恋情的缠绵,应是不一而足。但必须说明,这种情绪的产生固然于文中情节有关,而个人情绪意识的起伏更是承载手札书法艺术精美的关键。虽文情至重,而遇无激情之手,一如淡淡而乏精神。正是这文情与性情的双归,才汇成一流的才情激韵。

    我曾于北京兴华大学古筝艺术学院欣赏袁莎师生音乐会。看袁莎抚筝,纤纤十指,轻抚漫拨,音韵缓缓,似春柳拂动,小溪潺潺。忽值锋回路转,风起雷鸣,再看她仰首张臂,如歌如舞。此时其激情与作品内容已融汇一体,令人折服。离开现场,心情久久不能平静,这使我再一次感受到音乐作品对人的震撼,感受到艺术作品在与激情冲撞下的力量鼓荡和艺术升华。

    艺术作品创作需要情感和激情,这种激情应时而生,应事而生,如泣如诉,歌哭其间,并随时而变,随事而异。天下第一行书《兰亭序》,属于怡兴之作,笔划流美,字迹端丽,通篇意趣于兴致并存,墨色与神采共舞。而被称为"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季明文稿》则不同,鲁公书此《文稿》时悲愤难遏,笔墨淋漓,字里行间有一种大气凛然,这同样是一种情感、一种性情。故清·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谈到:"境非独谓景物也,喜怒哀乐,亦人心中之一境界。故能写真实景物、真感情者谓之有境界。"

情感与激情或曰性情确为艺术作品之灵魂,没有情感和性情的注入,作品是干瘪的、无生气的。书画作品如此,陶瓷作品同样如此。比如定窑器物造型中的线形表现,其顺畅流动就非常自然奔逸,如果遇到错讹,则如梗在喉,非吐出而不快。刻划花线条表现中,曲、直变幻,一气呵成,准确,肯定,毫不犹豫,看是手的运动,实则情感使之。一弯一转、一深一浅之间,激情已寓其中。

二、艺术家修养之三大功能

    过去求文是拜名师,练武去求名师,干任何一行均有名师传授,非名师亲传之艺便立世不稳,或不为世所重。时代变了,一切都在变,今之求学是考国家专设的各学府,并自选专业。概含义不同,意义未变。过去学有所成就出山,今天完成功课叫毕业,叫法不同,其实一样。

    说了半天,这仅是人求学的一种情况,说求学指青少年时期为立业所学一技之长。似乎离修养还有一段距离。孔夫子弟子三千,讲的都是做人做事的道理,作为儒家经典学说,后人确实受益匪浅。历三十年之定窑艺术研究,兼向同行学习,其间也悟出了一点,以求教于诸方家:

    1、眼毒

    一日弟子上轮制瓶,规矩放置一侧,时而量之,时而持刀铣之。眼看颈部已失之过细,仍见铣势不减,师傅告诉他,放手吧,已经比图纸标示细多了。弟子满有自信地说:刚用尺子量过。师傅上前推开铣刀,卡尺一试,果然已失3毫米。有赞曰:这师傅好眼毒。

    眼即眼睛,""即非常犀利,看得准确,少有误差。历史之艺术家都有一双雪一般亮的眼睛。荐才、识物都需要这样的慧眼,没有一双慧眼,难以达到艺术高境界。对艺术把握失之分寸,是谓眼睛不""。谓艺术者,有规矩,而这规矩量之,不如眼睛量之。艺术有谬误,规矩量之,规矩有谬误,眼睛正之,弄了半天,还属眼睛厉害。

    艺术家必须求得一双合格的眼睛,说求得,为学中所求,是一种学中修炼。因为眼睛之""不是轻易而来的,不是具有天份就有这种能力,而是通过千百次、千万次的实践而逐渐获得。眼睛之毒更多的还是来自于失败,所谓失败指在于对规矩较量过程的失败。看一件器物之高低,看一段线之长短,说得准否,有时准,有时不准,还是大部分时候准,有少数不准。没有锤炼,便没有这火眼金睛。

    说眼要""只是一个概数,但并非绝对的,有时也会有错,但这种错是有限的,是很小的。当然艺术家眼睛看得准并不指画一段线,让其看是几分几厘,而是指艺术作品大小、远近、高矮等等比较,看线条曲直之变化、看空间及点、线、面安排之定位,看作品造型之雅俗,看装饰之疏密等,按照艺术定律,以眼睛而评骘。艺术不是科学,其评定标准不在规矩,而在视觉一触间的神采、灵魂的迸发。

    陶瓷艺术作品同一首诗一样,初写成,均经推敲,用词造句、平仄关系、对仗情况、有否重字、重意等,有人认为一写便成,不能改。此为偏见,总以为出口成章,只字不能动,此为小家。陶瓷艺术作品,尤其定窑陶瓷作品,第一稿不如第二稿,第二稿不及第三稿,删繁就简,保留风格,突出个性。这里讲到,为什么要改,就是眼睛看出了毛病、问题,如果眼睛不毒,看不出缺陷,自然就没有改的可能,不改便没有优秀作品出现。

    2、心空

    "春风大雅能容物,秋水文章不染尘"。这里权以先贤邓拓联语为达于此境界艺术家作一引言。艺术家的心是豁达而博大的,能容物,一句话就是""。这里说豁达与容物,类同于俗语讲的心量宽,容得下事情。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虽然获得了辉煌成就,而其心却是空的,了无一物。所谓空,是指能接受新的东西,盛载好的有益的东西。能通过守本这层理念,再变化吸收和形成新的艺术思维。一旦吸收过来变为自己的东西以后,继之再挪出去,把心空下来。大艺术家始终不把自己的成就装在心里,而是置于心外。空着的心时时刻刻都势想着向社会、向书本、向古人、向同行采撷点东西装进去。大艺术家有特异的生存功能,并始终站在艺术吐古纳新的前沿。

    心要空,是说艺术家要大度,每见万事,皆有感触;每动心处,便撷为艺术素材;每见人之优点便学之,凡人指己之错讹理当欣然接受。对己严以律之,对人宽以待之,非心空而不能为。晋代夏侯湛《东方朔画赞》中提到"远心旷度"的慨念。其实"心空"出于"远心旷度"。有了一定艺术成就和艺术地位的人往往容易固步自封,出现骄傲情绪,再像学生时代那样毕恭毕敬地向别人求教,不耻下问,似乎很困难。所以,在艺术发展上也因此画上句号。"远心旷度"告诉我们,为艺术作学问必须敞开心扉,去接纳整个世界,必须谦虚、谨慎,戒骄戒躁。"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荀子《劝学》)永远是人们学习和成就学问的推进器。

    对任何人、任何艺术,不能心存成见曰心空。如果你对某人、某件作品存有成见,心中积虑已久,那么待你站到他与他作品之前,你肯定看不到他的优点,可能给以全面否定。作为一个艺术家,轻易否定一个人和一个人的作品是很危险的,这样做表明你已经坠入一个很狭隘的艺术圈子,证明你没有一个空的心境,对人不利,对己更不利。

    "艺术之美之所以优于自然之美者,全存于使人易忘物我之关系也"。(清·王国维《静庵文集》)于艺术创作能忘我忘物者为一境界,忘者空也,既谓艺术,心中积虑不除,难以做到广泛捕捉,更达不到守本求新之目的。此守本而不能新者,艺术呈不前之状,与功无益也。记得二十年前,我在曲阳总工会举办书法培训班,有一个人很有天赋,报名时我看过他的习作,对于刚介入的同学来说他算有点基础,不过我还是告诉他,把你学的东西抛开,从头学,否则你学不好。他口头上称是。几个月过去了,同学们都学到了很多东西,而他却长进甚微,写出的还是他原有的那不成熟的行书自由体。很简单,几个月来,他没耐心听我讲,只是抱着自己原有成见,虽然好像也在写,其实装不进去,因他的东西已经装满了。

    以小喻大,可见,心要空是大艺术家成功之境界,只是有人能做到,有人做不到罢了。就艺术而言,任何艺术家和艺术作品都不是十全十美,都需要学习、需要借鉴,只有认识到自己的不足,才能看到别人的长处,不把自己当成学生的人,永远做不好老师。心要空荡,才能容下艺术;心要空荡,才能容下学问;心要空荡,才能容下别人;心要空荡,才能容下自己。真正的艺术家,心永远空着。

    3、手长

    艺术家手长不是指贬意中的小偷的手,而是指艺术家必须作到纵览古今、广揽博取。要做到这一点,非手长而不可。手短者只能拿到身边和眼前的东西,视野受到局限。人物、材料缺乏广泛性,没有正反面观点的对比,艺术家作品是不可能完美的。

    一篇文章的观点匆匆而成,按照自己的观点说了一大通理论,把人们都弄糊涂了,这篇文章的观点是否正确没有人能搞明白,因为里面没有时人和前人对此件事的看法和评论。没有任何书籍或刊物对此评介的引证。我们说,这篇文章缺乏论据和论证。一家之言是不足以为凭的。古今诉讼尚且重证据、重证人、证言等,又何况文章乎。这件事,反映出一个问题,就是著此文章者手不够长,没有触及到问题的广度和深度,只是浮面现象和感性认识中的一点文字,说到底,学识不够。

    广揽博取,单独的就艺论艺是不够的,论艺术用艺术以外的文字和故事来精辟地论述,是谓观点之正确。三国时的诸葛亮,不光读兵书战策,而天文地理、日月风云都通晓,故所设妙计,均能取胜。如果诸葛先生只死读兵书,跳不出这个小圈子,是不可能做大文章的,是不可能出现"借东风"这种利用气候变幻而获取战争胜利的先例的。因为好多学问和艺术道理来自于大千世界的山川、日月、公路、村庄、吃、穿、住、行等等,无不与艺术相关联。平日里艺术家不能发现和理解其中道理,是谓手短,故谓艺术如取物,手长能及之,反之则不能及,不能及则不能获,能及者自然获之。

    纵览古今,艺术的传承如大河,奔腾不息,从古至今,艺术品有更易。艺术家代不相同,艺术道理和原则尚不见改变,故今天的艺术理论只是接续和沿用古今理论,应该是不相悖的。南朝齐谢赫论绘画六法中述有"应物象形""随类赋采"之旨要;唐孙过庭《书谱》关于书法创作说"纤纤乎似初月之出天崖;落落乎犹众星之列河汉。同自然之妙有,非力运之能成"。这些经典理论的出现,曾启迪着后来一代又一代的书画艺术家。如果今天的书画家只瞄准现实,把自己锁在一间小屋里,孤芳自赏,不作古今理顺,不寻绎历史脉络,那将是很遗憾的。做艺术就要作到手长,把历史上人的东西有益的东西拿过来,取长补短,把别人的东西、好东西拿过来,化为自己的东西。

    人的精力和学识毕竟是有限的,弄通了这部分的道理,肯定另一部分就没弄通。人不可能面面俱到,事事精通,但作为一个真正的艺术家以我为中心去觅食,我想还是把手伸长些,以期获得更多,更利于自己的养分。在这种条件下成长的艺术家才会健康,才会有扛鼎之作出现。

    "夫情动而言形,理发而文见,盖沿隐以至显,因内而符外者也。然才有庸谲,气有刚柔,学有浅深,习有雅郑,并情性所铄,陶染所凝是以笔区云谲,文苑波诡者矣"。(范文澜《文心雕龙注》)鉴于学识,述于情理。艺术家以不同的学习方法和过程,都在精心打理自己作品的风格品质,这就是广揽博取,理一万殊的基本含义。以此守本求新。故功之所至,检点梳理,万取一收间,风规而自远矣。

 

主页 下一页

中 国  陶  艺  家  

2008 02  中国美术家协会陶瓷艺术委员会

CHINA CERAMIC ARTIST

                                  艺术总监:白明         编审: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