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丰富多样的粘土材质中,经过多年的比较使用,我最终选择了景德镇瓷土。我喜欢它那湿润、亲切的感受,尤其是那种天然的,极具包容力的,宽厚、温暖、从容的白色,让人心动!面对这样的粘土,你很难有霸气,剩下的只有善性和感动。

    我近年的陶艺创作。共有四大系列:

    第一系列是《大成若缺》。我的方法是先将瓷土利用传统的拉坯技术拉成一个大盘,在粘土较湿润的时候,用施压的方式。利用很多不同的模具,形成深凹和起伏的方点、圆点,再加上粗坯粉和色剂的处理,使瓷土本身形成质感和色彩的低度反差。最后用细金属丝在瓷土中刻线,这种刻的感觉让我觉得非常脆弱和敏感。因为你细细刻下去的线在湿润的泥土中,外表上看并不清晰。只是在它慢慢收缩干燥的过程中才显露出来。我觉得这个过程真像人的一种生存状态,而这种感觉在我的许多作品里都能找到。“大成若缺”是取之于《道德经》里的一句话,意思是真正完美的并不一定真正完整。这种包含着传统拉坯成型技艺和现代陶艺观念再加上一点绘画因素在内的“大汉”确实有一点点另类,喜欢的人是绘画界的居多,而陶艺界的人却相对较少。

    第二系列是《大汉考·龟板》。“大汉考”是个比较大的主题,“龟板”的外形和边缘的处理是我感兴趣的地方,“龟板”内部的形态结构很容易让人联想到传统山水画、阴阳关系和古代服饰等。作品完成后、将其四周悬空镶入一个木质的框架之中。悬挂一组所造成的阴影增加了“龟板”的量感。形成—种平面与立体的互动。

    第三系列是我在今年年初拿了金奖的作品《参祥—形式与过程》。在做陶艺的过程中,我经常将剩余的泥料揉在一起,丢回泥堆里。有一次在收拾余泥时,我发现被我随意捏成一团的瓷泥,泥形特别像打坐参禅人的背影,那种同时具有的外张力和内敛力深深地震撼着我。由此我一发而不可收,在反复无定式的泥片卷捏过程中,不断感受着瓷土的丰富“表情”。粗细不同的瓷土和泥层,高温青釉及青花和铁的局部装饰,加之点画的印痕,正是这些源自传统的材质和具有秩序感的象征性的符号语言及温和、宽厚、从容的瓷质品性延伸了作品主题。在展出时,我将十几个形态相近,又各具不同话语表情的造型,呈一字形组合在揉皱的白色宣纸衬底的展台上,类似一组装置作品。“形式与过程”既是指参禅本身,也是指艺术家的人格塑造和陶艺作品“自身”的不断完善。

    第四个系列是《瓷语新解——山水·时间》。用传统的瓷土表现极具写意的“山水精神”和极抽象的“时间意志”曾让我激动不已。这个系列所关心的主题和所表现的技法及所用的材料与前二个系列是—致的,只是形态上更具三维空间感。

    在这四组作品中,我并没有刻意想形成什么风格或打破什么界限,都是随心去做,将我创作的冲动和表现的欲望及对泥土的感情融入其中并获得快感和满足。许多作品的形态和细节都是在与粘土不断交流的过程中自然形成的,正是这些曾感动过我的人为或偶然出现的细节成就了我作品的面貌。很难说我的作品是属于哪—类:雕塑、绘画、装置;传统、现代;东方、西方……这种在属类上的模糊性,让我喜欢。

    多年来在绘画和陶艺创作之间往返穿行,对陶艺的审美倾向影响着我的抽象绘画,对绘画的感受又自然地融进我的陶艺。在这两者的交叉和互动中,我感到重要的并不是艺术本身,而是你与物质材料之间的一种深厚感情,正是这种感情让你作为人的精神丰富起来,细腻起来,善良起来。

艺术总监:白明       网站总编:柳慧

版权所有,不得将本站图片用于商业目的
赣ICP备0500389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