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讲   再说陶艺之一
■ 白明

中国陶艺网

设计时代
时间的声音

主页 之二

 

   

第二讲      再说陶艺 

 

    有人向我提出问题,说我曾谈到过中国的现、当代陶艺就整体来将于西方陶艺大国还存有相当的距离,要我说一下具体体现在什么层面上?在我谈论这个问题之前,我要做一个说明,中国的现、当代陶艺以这五年的发展规模及速度,在我看来是中国艺术乃至世界陶艺界的一个“奇迹”。黑格比曾在《美国陶瓷》月刊上撰文写道“在世界陶瓷艺术领域内,最激动人心的就是今天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发生的艺术动!”。相当多的国际级大师们都为今日中国陶艺所取得的成绩竭尽所能地使用热情洋溢的词句来赞美。我们中国的陶艺家更是用身心感受到这种进步和发展……当我们自己对中国陶艺的 未

 
 
 

 

      白明陶艺展    现场   2003年

 

 
 
 

来肯定是有着更大的期望值的,在这里提出一些问题将有利于我们把目光看得更远一些。在我的心中,中国陶艺的未来是一个永远可以进行想象的“图腾”。                             

中国现、当代陶艺所面临的问题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个来自于艺术家本身,一个呈现在陶艺作品之中(在作品中出现的问题与陶艺家时密切相关的,为了叙说的方便,暂将其分开来谈),再一个是中国的高等教育和陶艺理论的建构。第二个问题在第一讲中已谈过,现在回过头来谈第一个问题。                       

   中国的当代陶艺家有相当多的一部分缺乏艺术较全面的修养,对世界和中国的古代艺术史、现代艺术史,中国的当代艺术史等缺乏了解,甚至连专业的陶艺史知识也不全面,而因为不能拥有这些资讯所带来的问题是巨大的。首先,很容易陷入到一种对技巧、技艺的盲目追求和迷恋之中,由此造成自己审美的单一性。而这种单一性有容易使自己在接受新的审美和新形式的人之中陷入被动和缺乏灵性。尤其严重的是,陶瓷艺术在技术美方面具有极大的“欺骗性”,因为陶瓷的成型技艺所隐含的美感,已成为我们的历史和传统中的骄傲,这种文化遗产很容易进入我们的血脉。单一的追求技艺之 美,

 

 
 

参禅.形式与过程   白明   瑞士阿琳娜博物馆

 
 

 

使作品与工匠之间很难产生本质的区别,使人的思想和观念在技术的圆熟和炫耀中不断磨灭……。所以,多年来我在不同的场合和用不同的方式一直在表述一个观念:那就是在当代艺术的语境中,技艺永远是陶艺创作的手段而不是目的。如果你们在景德镇生活过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中国当代的陶艺家甚至世界上诸多的著名陶艺大师,要想在技术与技艺的熟练程度和掌握上与景德镇的瓷工和画工们去比较强弱的话,其结果是很滑稽的。

 

 
 

 

参禅.形式与过程  局部  白明  美国费城陶艺中心展  2001年

 

   

                     中国青年陶艺家学术邀请展  2000年  广州

 

 

记得在一次南方的陶艺座谈会上,我曾提出过一个相似的话题,就遇到个别陶艺同行的反对,过后姚永康和许以祺两先生曾问我为什么不进行反驳,我的看法是:对技术与观念的理解很难在一次讨论中得到解决,况且站在各自的角度上均自认为有道理。当时,我不仅没有反驳此番话题,而是与几位朋友去西湖游船去了。

我为什么说陶艺界有时就像是一个“非艺术”的群体,是因为这个群体拥有中国和世界上独一无二的特殊的创作者队伍,如果包括所有的产区计算在内的话,绝大多数是未受过什么文化教育的陶工,少部分是一些具有一定文化素养的陶瓷艺人,更少一部分才是一些陶瓷名家和改革开放以后成长起来的受过高等教育的陶艺家,

 

主页 之二

中国陶艺网

设计时代
时间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