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讲高等教育和当代陶艺理论建构
■ 白明

中国陶艺网

时间的声音

主页 之二

 
      简单地讨论高等教育不仅显得题大而且也没有太大的意义,因为我们不是决策者。但我还是愿意就这个问题谈一下我的看法。我在欧美一些国家的考察和讲学,遇到的一个很普遍的现象:如果从大学入学的学生之基本劝和一些自身的硬件条件来说,中国的学生普遍比外国的学生强,而且强出不是一小部分,这从他们一年级的习作上可以看出来。但是到了四年级毕业的时候,情形恰好相反,外国的学生普遍具有良好的创作势头,一些展览的作品让你无法与他们入学时相提并论,风格差距很大。而中国的学生在本科毕业时的作品在创造性上还是相对较弱的。在艺术类硕士生的培养上,中外大学的差距就更大,中国的学生因受到外语的影响,一些艺术素质好的学全被外语成绩拒之门外,而部分艺术上平庸但外语好的学生却轻易地进入了硕士生的行列(希望不要对号入座)。在博士的培养上甚至是一些非艺术类的其他文科院校的学生在攻读艺术类的博  
 
 
 

士,外语在这里又起着很重要的作用我在国外见到的—些陶艺专业的硕士毕业生的展览确实让人觉得大部分具有高出本科生水准的作品来证明他们所受的教育和他们具备的能力。在中国,有时让人不能不对艺术类的部分硕士生和博士生的培养表示担忧,而在硕、博导师的评定上所存在的问题则更是贻害无穷。持同样观点的人,我相信不在少数。但反过来讲.在全球化大背景下,不重视外语成绩也是行不通的。我想,为什么不可以两条路同时走,我们既要重视外语,同时也为一些极有专业才华但外语成绩一般的学生保留一条通往高等学历的通道。

      在学科的设置和教师的教育方式上也存在着不少的问题。纯技艺的训练虽然比20年前大有改进,但在技术训练的培养了形成的僵化的教育模式却并无多大的变化、这表现在教师在教学中更多地是一种灌输式的方法,而不是采用一种互劝和开放的引导方式,这也就是为什么中国的学生不论是课间还是课余很少提问的原因之一。学生的创造性没有获得最大的尊重、有时创造性是与所谓的另类和好表现互为混淆的,其结果在中国可想而知。如果是好老师,师生还能互为借鉴和启发;如果是庸师,所起的负面影响可能毁掉这个学生。学生对老师的观点提出挑战,甚至会遭到同学及亲朋好友的反对和规劝。今日中国,教师说受到的畸形尊重使不少庸师得与在这个职业中继续滥竽充数。实际上教师传授知识在大学里已不是一个重要职能,引导一种独立思考的能力和培养学生的创造精

 

黑陶鱼纹瓶  35cm×13cm

 
 

               中华之十二生肖  张揽揽(女)  丁南洋

 
 
  考神并使学生在思中获得愉悦的生活和学习方式才是高校教师最重要的职责。在艺术院校,我们可以见到许多这样的现象,听话的学生不仅能获得好成绩,而且还能留校任教。有时,一个专业中不同年龄段的教师所表现出的审美情趣和知识结构竟与其师一脉相承,我不知道这种单一“体系”下的教师在倡导个性表现的艺术教育中能教出什么样的好学生来。这种状况在欧美就不多见。  
 
 

               刘海戏金蟾  11.5cm×34cm  陈若菊

                   

 

    秦魂  高160cm  陈进海  1998年

      在学科设置上,中国的陶艺专业也不够科学,拉坯课程在南北的多个大学里都成为最重要的课程之一,而实际上,拉坯只是陶瓷成型中的一个方式,还有泥板成型,泥条盘筑,捏塑、印模、注浆等等。在配釉实验及烧成上更是欠缺。艺术欣赏课和艺术史等课程则相对薄弱,而关于当代艺术状况等课程甚至没有。陶艺专业过于围绕本专业的种属来设置课程,有些更是根据本系教师的兴趣和所长来开课。我始终认为,陶瓷基本的成型技艺,学生们只要基本了解和掌握就行,更多的是提高他们的艺术修养,不仅了解陶艺本专业的历史和相关知识,更要了解与陶瓷文化相关的美术史、艺术  

主页 之二

中国陶艺网

设计时代
时间的声音